秦淮翎看着云梦诗脸上的表情,眼中闪过一道阴寒的光芒,一闪而逝,他哈哈一笑道:“原来是想来给我当情人来着”

  云梦诗此时觉得她自己很卑微,却也没办法,她咬着牙装楚楚可怜

  秦淮翎对云梦诗招了招手道:“过来,既然想给本少当情人,就让本少看看你值不值!”

  此时的云梦诗就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,更是被秦淮翎狠狠的踩在脚底,她只能一步步上前,然后在秦淮翎身前蹲下,心中却是觉得愤恨屈辱,尤其看向秦淮领的腿时,眼中那是毫不掩饰的嫌弃

  只是就在她嫌弃的时候,秦淮翎一个用力,捏着云梦诗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,自然将她来不及掩饰的神情看在眼里

  秦淮翎也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,问道:“怎么,嫌弃厌恶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

  “如果,让你当我情人,就是每日对着这样的腿,你很喜欢?”

  云梦诗心里是不乐意的,所以只是一犹豫,秦淮翎便知道了,“呵,云姐,云梦诗,你还真看得起自己,想给我当情人的女人多了去,都是身家清白的大家姐,你说本少为什么选你,你现在可是毫无身价!”

  云梦诗慌乱的道:“秦少,你相信我,我是真心愿意的,我是真心喜欢你,我不图什么的,只要能跟在秦少身边就行,求求秦少收留我”

  秦淮翎推开了云梦诗,似乎有些嫌恶的用巾帕擦了擦手,淡淡道:“云梦诗姐,你还不够格,懂吗?难道所有乞丐求我收留,我就一定要收留吗?”

  “秦少,秦少,求你不要……”云梦诗不明白,为什么她这么美这么好看,连个残废的秦少都勾引不了

  云梦诗并不知道她这是自恋的公主病,很严重的公主病,是需要治的

  秦淮翎看着云梦诗还不死心,都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梨花般的眉头,“云梦诗姐,忘了告诉你,想给我当情人呢,也要有当情人的资本,你呢,试图勾引我,也要有勾引我的代价”

  擦了好几遍手,秦淮翎让人将云梦诗扔出去

  深夜间,云梦诗最后还是被扔出去了

  将云梦诗扔出去了后,秦淮翎这才打开灯,对林羽道:“将云梦诗跟这些人暧昧求助的话都发出去,相信记者会很感兴趣的”这就是云梦诗勾引他的代价,云梦诗的野心他自然看的很清楚,要是经历了腿伤的黑暗,他还看不懂女人,也就不会活这么久了

  第二日,云碧雪早上吃完饭,竟然接到了一个视频,上面是云梦诗要当情人的话,虽然是截去的,但也足够看明白,这是秦家秦少发来的

  跟自己妹妹一说具体情况,云碧露也是有些纳闷,“姐,他为什么要帮你?”

  云碧雪想了一会,仔细看了这段视频资料,道:“他发给我这些,帮了我,我就算是欠他一个人情”虽然总共只见了秦淮翎两次,第一次是为了躲避安夜轩,不心拦了他的车,第二次是沈老太太鸿门宴那一次见到了他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