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夏君炎黎对安夜轩一摆手,道:“你们随我来书房吧!”

  接着,安夜轩便和夏君炎黎在书房谈话。

  说了会话,夏君炎黎对安夜轩的来意,已经明了,他只是淡然含笑道:“我已了然,这件事不是你的本意,我也不会放在心上,我说过,帝都的事情我不会再参与也不会管的,否则也不会搬到这里来住。”

  安夜轩点头,对眼前的男子是敬重的,三十多岁的年纪,依然温润华贵,身上带着铅华洗尽的儒雅,那种稳重和历史厚重感的气息,是旁人都没有的。

  “多谢黄王殿下的仁慈和理解。”

  说了一些无伤大雅的话后,安夜轩便请辞离开。

  在他要走的时候,夏君炎黎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真的对那个云碧雪很……排斥?”当然最后,夏君炎黎找了一个稍微好听的词来说,其实他本想说厌恶的。

  安夜轩身体一僵,冷不及防,没想到黄王会问这样一句话,他抿了抿薄凉的唇瓣,神色变幻了下,才缓缓道:“黄王殿下,我和她有点私人恩怨,排斥说不上,我曾经只是想为一个人讨回公道。”

  夏君炎黎眼中光芒一闪,道:“这个人,是你心爱之人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还活着?”

  “活着!”

  “恩,你去吧!”

  在安夜轩走了没几步后,夏君炎黎开口缓缓道:“安夜轩,你可知,若有一天你会后悔,当如何?”

  安夜轩脚步一顿,身体跟着一颤,道:“多谢黄王提醒,我不会后悔。”

  “但愿若干年后,你会如今天一样坚定的回答。”

  ……

  待安夜轩走出大门离去后,夏君炎黎负手而立,看着天空,幽幽的叹息,“哎,后悔了,世间可是没有后悔药的。”

  中年男子在旁边看着,劝道:“殿下,从来都不是您的错,只是你的身份使然。”

  “阿伯,若是可以,我真希望自己是个普通人,没有这层身份。”

  “我明白,殿下。”

  须臾,夏君炎黎缓缓道:“这个云碧雪不像安夜轩嘴里所说的那样,能让一个人失控的不是爱的深就是恨的深,爱恨都源于一个情字,但愿他能想通。”

  中年男子也沉思着道:“殿下,云碧雪是宁安市云家的大小姐,也是云家现任家主,更是谢少的夫人。”

  “奥?果然非凡人!”

  “恩,都是奇女子!”这个都,中年男子其实也隐含了另一个人,就是殿下的妻子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个男孩跑过来扯着夏君炎黎的裤子道:“爸爸,我饿了,要吃饭了。”

  “好,爸爸去给你做。”

  ……

  安夜轩坐在往回走的车里,一直都心神不宁的,总觉得黄王殿下话里有话,为什么黄王会说他后悔呢?他没觉得自己做的哪里需要后悔。

  而他也想起了之前苏冷寒说的话,想着想着心里有些发惊。

  为了将脑海里这些烦乱的想法驱除,安夜轩狠狠的摇了摇头,让人掉转头,去了酒吧喝酒。

  这还是他第一次放纵自己,酒醉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