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西容子烨来到和白瑶瑶一起的卧室,这里曾经他和她恩爱缠绵过,到现在,那场景还如此清晰,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  而且想起来,也让他呼吸一窒。

  西容子烨走到床上坐下,轻抚床单,似乎想找寻关于白瑶瑶的气息,但总徒劳,这里已经一丝芬芳的气息都闻不到了。

  屋子里只有冰冷和空旷。

  西容子烨抚摸着床单的动作越发轻柔,仿佛对待珍宝一般,也仿佛是不敢去触摸心里的那层疼痛。

  他也记得曾经自己说过伤害她的话,做过伤害她的事情。

  总觉得无论如何弥补,他的心都是疼的。

  若是白瑶瑶此时站在他身边,他一定会狠狠抱住她,告诉她,他以后会对她好,会将一切都弥补回来,不会再让她受伤。

  西容子烨脸色一直冷硬着,在想起白瑶瑶的时候,神色才会稍微缓和一些,自从出院到现在,他陷入回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

  总觉得如果在现实中,看着周围,他会觉得太过孤单,只有他自己。

  某属下看着总统陷入沉思的神情,犹豫了许久,才开口道:“总统阁下,今天下午有国会。”

  西容子烨点头,“恩,今天下午将我的东西搬过来,我以后暂时就住这边了。”

  某属下一惊“总统阁下,这里离国院很远,来回的时间都在路上了。”

  “我意已决,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某属下似想到什么,恭敬的道:“总统阁下,如果您住在这里,夏木家族那边会有微词,会认为您是为了曾经的白姑娘,才会取消婚约。”

  “无妨!”

  西容子烨曾经为了总统的位置,为了和夏木家族联姻,生生的舍弃了白瑶瑶,所以他此时不会让这样的原因再阻隔他和瑶瑶。

  就算是现在,他也怕晚了,怕瑶瑶爱上了别人,怕再也找不到她。

  西容子烨虽然面上平静,但心里是空洞慌乱的,就算是晚上睡觉,也很容易醒来。

  有时候他会看着夜色,想想她离开时的心情,那天大雨,他没有看清她脸上的表情,如今想来,只觉得那会她的身子都是抖的。

  “瑶瑶,瑶瑶你在哪里?”

  而此时的白瑶瑶已经住进了军队里,白天的训练挺苦的,所以到了晚上,宿舍的女兵们便会早早就歇下。

  不知为何,越累,她却觉得越充实,而且她的心是激动兴奋的。

  总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目标,她要成为一个最优秀的女兵。

  晚上睡着睡着,不知为何,白瑶瑶梦中梦到了西容子烨,她的心里一疼,惊醒了,再也睡不着。

  她抚摸着自己的脸,叹息了一声,已经很久没梦到西容子烨了,也很久没惊醒了,今夜不知为何如此。

  既然睡不着,白瑶瑶也不会浪费时间,她悄悄起身,去了训练场,独自训练。

  此时只有汗水和过度的训练才能让她脑海放空。

  而此时的段炎昊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。

  段炎昊身边的助理,揉了揉眼睛看着训练场,惊呆的道:“少帅……那……那是新来的女兵?这么不要命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