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当听到这个消息,西容子烨一把拔下了手上的吊瓶,激动的站了起来,他暗淡的眼神这时候也发出了一点璀璨的光芒。

  他大跨步上前,一把握住下属的肩膀,紧紧的看着他,“你是说真的?她在宁安市?”

  此时西容子烨都能听到胸膛心剧烈跳动的声音,他实在是等的太久了,生怕听错了,手都在剧烈颤抖。

  某属下点头,“是。”

  听到这个肯定的字,西容子烨的心才落到实处,终于……终于找到她了。

  天知道,他这些日子没睡过一个安稳的觉,他想她,想知道她的下落,想亲自去找她,可是茫茫人海,他真的不知方向,有时候他在街道上,都会有一种错觉,仿佛他一转身就会看到她。

  很多次,他在街道上,真的就认错人了,有时候会为了一个背影,追着人家跑,就连属下都以为他病傻了,那次摔坏了头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没疯,他清醒的很。

  正因为清醒的很,所以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痛,知道自己心里的思念,知道自己在整日折磨自己。

  他真的怕,也真的痛,盼着会偶然遇到她,又怕见到她,自己不知如何跟她说。

  她会原谅他吗?

  就算是她不原谅他,他也会一直恳求得到她的原谅,他会弥补,他会将过去那么些年欠她的,都加倍对她好。

  只要是她想要的,他都给,都给……

  越清醒,越明白她的重要性。

  就连睡梦中,他也是梦到她,梦到年少时,他不懂得珍惜,梦到那时候,她哭着幽怨的看着他,嘴角却努力笑着,就为了不惹他不开心。

  她真是傻,傻的不知什么时候刻在了自己心里,无法拔去,只能寸寸疼痛。

  有时候疼的半夜也会醒来,那会他才能体会白瑶瑶的心,他在想,他无数次伤害她,她是不是心会疼的睡不着。

  他现在也能理解,为何在白院的时候,她会说心已死,已经麻木无法再爱的心情了。

  是他对不起她,可是他找不到她,找不到就不知如何弥补。

  现在不一样,他知道她的消息了,终于知道她在哪里了。

  西容子烨笑着,但心里却也是酸的。

  某属下看着自己手上的湿度,猛然震惊抬头,他看到了什么,太惊悚了,他看到他们尊贵无上的总统阁下流泪了!

  后知后觉的,某属下才知道,原来那个白瑶瑶对总统这么重要。

  西容子烨半晌才让心绪平复了一下道:“马上定去宁安市的机票!”

  “可是,总统阁下,e国需要您,您不能离开!”

  西容子烨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意已决,多说无用。”

  某属下还是第一次见总统这样果决的一面。

  只能顺从的去订机票去了。

  机票是第二天一早的,不过西容子烨晚上还是睡不着,开始询问找到的白瑶瑶,她在宁安市都有什么消息,是如何找到的?

  哪怕关于她一丁点的消息,他都想全部知道,这样,他才觉得自己离白瑶瑶很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