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面对云碧露的不满,季之夜也是欲哭无泪,大小姐哎,我也很不容易的,你难道不知道你跟别人不一样吗?

  云碧露看着季之夜苦着脸的样子,道:“你这是什么样子?”

  “云碧露,你难道不知道你很特殊吗?”

  “我特殊在哪里?难道就特殊在不允许我请假呀?我是要回家,回家,又不是别的,你放心,就几天假,我还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云碧露,你想想呀,你以前可是最好学习的,从来不缺勤缺课,年纪考试也是成绩很好,想想你的奖学金呀,勤奋助学金呀,贫困生呀……”

  云碧露才没时间听季之夜在这里废话,她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“快说,批准不批准?”

  诺尔比亚大学,也不知道怎么了,自从今年开春开始,请假都要跟学生会报道,批准了,才算请假,不批准,就算是无故缺勤。

  这是什么奇怪规定。

  就在云碧露生气的时候。

  季之夜惊呆的看着他面前的木桌子,嘴巴张的大大的,都快哭的表情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季之夜指着自己的桌子,“啊啊,我的桌子呀,都裂缝了,这可是上好檀木桌,是皇逸泽让我用的,啊啊……桌子……”

  云碧露掏了掏耳朵,道:“行了,不就是桌子吗?裂了几条缝而已,可能你太重了,平日趴在上面睡觉次数多,所以裂了,不用大惊小怪哈。”

  听着云碧露的话,季之夜更是一口气说不出来了,他差点晕厥吐血,“云碧露,呜呜,这可是你弄裂的,你弄的,你一巴掌弄的……”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季之夜在不断的强调。

  说着,季之夜奇怪的道:“云碧露,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?”一巴掌就拍裂了桌子呀!这要多强悍!

  他好崇拜的,可以签名不?到时候跟皇逸泽炫耀嘚瑟下。

  云碧露还有些不明所以,她看着自己的手,左右仔细看,“是我拍的吗?”

  听着云碧露疑惑的语气,季之夜使劲点头,“除了你,还能是谁?看我这身板,也不是有这样武功的人呀!”传说中的武术和力气呀!

  云碧露蹙了蹙眉,“我觉得没有哎,要不我再试一下吧!”

  季之夜赶忙护着自己的桌子,“别,别,你再来一下,这桌子就不是裂缝那么简单了,我还要用的。”

  云碧露激动的看着自己的手,一个蹦跳跳了起来,“啊呀,我武术这么厉害了,哈哈,真好,季之夜,谢谢你,要不是你,我都还发现不了,哈哈,看谁敢欺负我,吼……”说着,云碧露就在旁边比划了几下。

  看的季之夜崇拜不已,“我们各大家族里虽然都有练习防身的,但跟你比起来,还真是小巫见大巫。”

  云碧露握了握拳头,“是不是说明我很厉害?”

  季之夜点头,“我觉得除了皇逸泽深藏不露,也就你最厉害了。”

  云碧露想起皇逸泽,脸色微变,摇了摇头,将情绪压下,她握着两个拳头道:“快批准,不批准,拳头伺候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