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皇逸泽在总部也是非常忙碌的,他也只能抽空的时候,看看关于云碧露的消息。

  此时正是深夜,皇逸泽刚出任务回来,他回来的第一个事情,不是睡觉,再疲惫,他都会让人将云碧露的情况上报上来。

  他看着她安好,才能安心入睡。

  可是看着云碧露最近的情况,皇逸泽觉得自己没法放心,根本不可能安睡。

  皇逸泽的眉心紧紧拧着,心想,这丫头平日性子很活脱,若不是遇到什么事情,她不可能变的这样。

  而且他看了自己手机,她也没打电话。

  皇逸泽觉得自己就是在磨自己的心,他无法真正对她放心。

  皇逸泽当机找来左一,让他去查云碧露去a国宁安市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“少主,现在去查?”左一看了下时间,都快凌晨一点了,所以再次问了下。

  皇逸泽修长的双手敲着桌面,声音仿佛敲击在人心里,他幽然道:“早晨五点前,我要知道消息。”

  左一再不敢多说什么,赶忙去查。

  皇逸泽就这样坐在桌边,来回翻看云碧露的资料,再处理一些公务。

  心里担心的多了,他也睡不着,干脆忙碌一晚上,等消息。

 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,左一将消息拿了过来。

  左一知道是怎么回事,脸色有些发白。

  当皇逸泽翻开看的时候,他脸色瞬间变了,眼眸中的狂风暴雨骤然凝聚,他碰的一下站起身,拿着资料来回看着。

  看完后,皇逸泽双手一把拍向了桌子。

  “少主,您需要冷静。”

  皇逸泽眉心紧拧,“没想到她的爷爷竟然没了,她这几天是怎么过的?”皇逸泽内心自责又心疼。

  他心疼她的丫头,她唯一的亲人只有她的姐姐了。

  怪不得她这么拼命,一想到这丫头心里装了这么多痛苦,每天还要强颜欢笑,他心口便揪的难受。

  这种感觉很陌生,但却强烈的存在。

  皇逸泽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恨不能替人去承受的感觉。

  这种怜惜的感觉也特别强烈。

  “左一,马上准备去e国诺尔比亚大学的私人飞机。”

  左一,一听这话,脸色大变道:“少主,现在是黑龙党非常时期,大家都需要您,您不能去学校,会很危险的,而且,今天少主您的行程也排满了,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,需要您带领大家执行。”

  皇逸泽负手而立,看着窗外,年纪轻轻却有一种邪魅的帝王之气,“左一,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?”

  “可是少主?”左一突然意识到,云碧露姑娘对少主的影响力太大了,照此看来,云吧露姑娘的存在未必是好的。

  若是让黑龙党的那些顽固派知道了,对云碧露姑娘会排斥的。

  左一还是硬着头皮劝道:“少主,您必须冷静,云碧露姑娘现在还好好的,生活很平静,并没什么大碍,若是您为了她,做出很多不理智的行为,我黑龙党的一部分元老不会乐意看到的,那时候或许会对云碧露姑娘不利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