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白瑶瑶看着自己的手被他的大手握着,在雪花飘飞的冰冷天气下,他身上的暖意一点点传到她手上,也传到她的心里。

  从来没有一个人,在雪天,为她暖手。

  也从来没有一个人,让她觉得这样的有安全感。

  她想去依赖,却不敢。

  很多时候她总是容易被他打动,天天相处,她对他了解的越多,也越崇拜他。

  他懂的很多,而且天文地理,作战指挥、军事兵法、军营训练……等,没有他不会的。

  若说她少女时代有军人的梦,那么他身上也寄托了她的梦,崇拜钦佩还有很多温暖和感动。

  她也分不清对段炎昊是一种什么心情了。

  她在忙碌中,在他的陪伴下,她已经逐渐忘却了过去的悲伤,她觉得自己都似重生了。

  可是,爱情,她还敢期待吗?

  以前年少青春的她,是勇敢的,如今长大了,心里遍体鳞伤的她,却胆怯了。

  进了屋子里,段炎昊放开白瑶瑶道:“你在沙发上坐着,我去给你拿药膏。”

  白瑶瑶愣愣的看着被放开的手,刚刚的暖意骤然消失,让她恋恋不舍的同时也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  当段炎昊拿着药膏过来时,白瑶瑶还在原地站着。

  “不是让你坐着吗?怎么还站着?”

  “这不是等你吗?”时间长了,白瑶瑶也喜欢跟他开玩笑,因为她知道,段炎昊看起来冷厉和严肃,一副军人的冷酷气势,但实际上很好相处,而且脾气也特别好。

  她怎么闹,怎么说,他都不会对她发火,当然闹厉害了,他也会冷硬着脸说她几句。

  不过她就当他是纸老虎。

  “还能笑出来,你这手不好好养着,以后就冻烂了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说着,段炎昊将药膏给白瑶瑶抹到手上。

  白瑶瑶歪着头看着,就觉得他这样一个大男人,有这样细心温柔的时候。

  看着他仔细的给自己擦药膏,仔细的嘱咐自己,她心里涌进一股股的暖流。

  她看着他俊酷的侧脸,越来越觉得赏心悦目了,想着,不由的说道:“这不是有你吗?手肯定烂不了的。”

  随心而说的话,说出来后,白瑶瑶也愣了下,段炎昊给白瑶瑶擦手的动作一顿,便继续手上的动作,并没说什么。

  擦完后,白瑶瑶抬起自己的两只手,对着阳光,眯着眼看着。

  她都有些恍惚,这是冬天里自己的两只手吗?扔记得以前,手总会冻得发僵,又烂又肿,弄的跟饽饽似的。

  那时没有人心疼她,她的手又疼又痒,什么都做不了,但她还会心心念念的会给西容子烨织毛衣。

  现在想想自己那会真傻,每到冬天,手都会冻烂,怎么都不会好。

  但是今年冬天,因为有他,她的手到现在还好好的,也不知道那药膏他从哪弄的,真的很好用。

  “段炎昊,谢谢你。”

  “谢我什么?”

  “要是没有你,今年冬天手又要遭罪了。”

  段炎昊按住白瑶瑶的手臂道:“别乱动,别把药膏蹭的到处是,你以前连年冻手,是你自己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回事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