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都能感觉自己手抖了一下,但还不等她回神,皇逸泽便抱着她就地一滚,然后拉着她起身,几个越步先离开了刚刚那个地方

  云碧露能近距离闻到皇逸泽身上那种幽然暗香的气息,很好闻透着一股霸气,还有一股让人安心的感觉,以前没接触过男人,原来他们的肩膀和怀抱这样有安全感

  此刻,云碧露甚至想,外面再怎么危险她都不害怕了,因为有他在,曾经追皇逸泽的时候,很辛苦,但她一直想着,会不会有一天他能被她打动,抱抱她

  那时候只有这点想法,如今实现了,再回首去看,原来她这么努力,真的有收获,真好,果然坚持是很重要的

  在云碧露愣神的时候,皇逸泽敲了她的头一下,“别走神”这么危险,这丫头还在走神,这不知该说她什么好

  云碧露眉眼弯弯笑开了,然后抱住皇逸泽,“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对吗?”这里四面环墙,只有一个走道,是防守的重要位置

  “是安全的,但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,不能轻敌,知道吗?”

  听着皇逸泽有意说教贯穿的思想,云碧露点了点头,重新将心神提了起来,虽然稍微有些胆怯,但在危险中,能和他在一起,比什么都重要

  云碧露似想到什么,接着便开口说了出来,“皇逸泽,如果有人朝你射击,我会给你挡的”

  皇逸泽身心一动,蓦然转头看云碧露,当看到她眼中认真执着的神情,知道这丫头是说真的,心里瞬间泛起波涛骇浪,抱着云碧露腰的手也一软

  皇逸泽轻缓的道:“说过会保护你,别做傻事”

  云碧露虽然想强调她是很严肃的,但是看皇逸泽冷凝严肃的脸色,撇了撇嘴便没再多说

  此时的皇逸泽不会想到,后来的某一天,云碧露真做到了她所说的,而那时候,看着她为自己挡枪的样子,他心疼的无以复加

  当然这都是后话,此时两人还正凝重的靠在墙根,等待外面一切都平静下来

  而在枪响的一瞬间,二楼的云碧雪也是神情一紧,让她想起了谢黎墨在宁安市就职演讲的时候,有人想射杀谢黎墨

  云碧露脸色一白,条件反射的抓住谢黎墨的手,“黎墨,现在怎么办,是不是有人知道我们来了e国,想在这里动手?”

  谢黎墨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轻轻拍了拍云碧雪的手道:“不会,宁安市的任何一个豪门都还没资格在这里动手,应该是属于一个暗组织的势力,这是二楼,我们很安全”

  云碧雪定了定心神,突然想到二楼的妹妹,焦急道:“黎墨,你有没有枪,碧露还在下面,我要保护她”去年,她在谢黎墨的帮助下,专门训练过,枪法一直都很准,她要实战

  谢黎墨一把握住云碧雪的手,给她传递力量,“你不能出去,你妹妹身边那个人,你说是叫皇逸泽对吗?若我猜的不错,他应该是黑龙党的少主,有他在,碧露绝对不会有问题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