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露努力控制轻颤的心,可还是控制不住,她一把抱住皇逸泽,开始哭了起来,“你怎么弄成这样,多疼呀!”

  一直以来,皇逸泽在云碧露心中都是无所不能的,他是她心中的参天大树,是她的男神。

  可是她从来没想过,他身上会有好几处伤痕,这才分开多长时间,他就受了这些伤。

  她记得以前两人亲密接触的时候,他身上还好好的。

  云碧露几乎在脑海里都能脑补出那些危险的情况,尤其有一次,她还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猛烈的枪击声。

  当时他后来打电话说很安全没事,她现在想,他那会一定在骗她,他一定也是受了很重的伤。

  云碧露心疼他,觉得情绪没法控制,不哭出来她会疼痛死的。

  这还是皇逸泽第一次见云碧露在自己面前这样哭,他直接惊住了,而且不知作何反应。

  待皇逸泽感觉到胸口的湿润时,心都烫疼了,他吓的一把抬起云碧露的头,道:“碧露,你别哭……别哭……你看你都二十岁了,是大姑娘了……”

  皇逸泽语气断断续续,甚至都说不清话来,他此时也是慌乱了,脑子当机了。

  而且云碧露的哭声几乎是吓着他了。

  皇逸泽也不太会给人擦眼泪,此时是笨手笨脚的照顾云碧露。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这个样子,暗中狠狠掐了子大腿一下,逼着自己将眼泪收回去。

  云碧露用了很大的劲,才不哭了,她一抹眼泪道:“皇逸泽,我逗你的,就是哭哭吓吓你,谁让你受伤的。”

  云碧露故作轻松的说话,其实就是不想让皇逸泽也跟着担心。

  她从来不知道,她的男神也会因为她的哭,这样的迷茫困苦。

  “丫头,别吓我了。”皇逸泽说着,一把紧紧将云碧露抱在怀里,觉得自己遇到她,真是什么都破功了。

  “我才没吓你,是你吓我。”

  皇逸泽在想,以后想个办法将身上的伤疤弄去,其实在黑龙党里,身上有伤疤那也是一种痕迹和荣耀。

  不过他愿意为了云碧露,将这些痕迹去掉,他不想以后和她亲热的时候,她看着这些伤疤难过。

  这一晚上,云碧露紧紧的抱着皇逸泽的脖颈,一直睁大着眼睛,直到半夜,云碧露也是睁着眼睛不睡觉。

  皇逸泽都睡了一会了,醒来就看到云碧露这样,“怎么不睡?”

  “我睡着了,是刚醒来的。”

  这样蹩脚的谎言,皇逸泽是不信的,最后还是他抱着她,轻轻拍着她后背,不断说着话,才让她在他的声音里安然入睡。

  半夜的时候,云碧露惊叫的坐起身,一直叫着皇逸泽,皇逸泽的。

  皇逸泽也是被吵醒,起来一把抱住云碧露,“碧露,我在这里,在这里。”

  “皇逸泽,是你,吓死我了,我刚刚梦到……”梦到什么,云碧露没说,但她几乎是用全部的力量来抱皇逸泽。

  皇逸泽被勒的有些喘息不过来,依然任由云碧露抱着,他努力呼口气道:“碧露,我在这里,只是做梦,啊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