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西容子烨摸了下嘴角的血,怔怔的看着从视线里消失的白瑶瑶,就仿佛他的心也被抽空了。

  他真的很痛恨难过,他不能没有她,也不能失去她的。

  某属下在暗处看着总统的痛苦,差点忍不住也跟着落泪,“总统阁下,我们回去吗?”

  西容子烨摇头,“看看她去了哪里?她一个人我不放心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当西容子烨知道白瑶瑶去了一处农家乐的竹院时,他也去了那里,哪怕她不搭理他,他能隔着她近一些也好。

  他能跟她呼吸同一片天空,知道她在哪里,远远的看着也好。

  至少他现在有个方向,不像之前那样,他连她的呼吸都触摸不到。

  西容子烨选了一个靠白瑶瑶最近的房间,希望能靠她近一些,这样西容子烨会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一点。

  农家小院,带着浓浓的乡村古朴气息,梅花种满了一院,还有竹子,格外清幽,让人的心也莫名的平静下来。

  白瑶瑶打开古朴的窗户,看着院子里的景象,神色有些复杂。

  想起刚刚西容子烨的话,她叹了口气。

  她的心快平静的时候,西容子烨的出现,打破了她的平静,让她现在的心很纠结也很复杂。

  其实心里依旧会难过,只是已经过了哭的那个时候。

  以前哭的时候,眼泪大把的流,现在觉得即使再难受,也只是怅然,反而哭不出来了。

  她现在脑海里很混乱,可是即使再混乱,她也在想之前商场的事情。

  那个女人针对她,她一开始不明白,在她叫了段炎昊姐夫的时候,她才恍然明白。

  那一刹那,她心里是不敢相信,更是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。

  可是如今冷静的想想,从一开始段炎昊就没说过什么,而且那个女人虽然那样叫,但未必段炎昊就真的是她的姐夫。

  而且在那一瞬间,白瑶瑶心里的勇气又退缩了回去,她不敢再靠近那一丝的温暖,因为她的心态脆弱了。

  她觉得自己已经经不起伤害了。

  所以哪怕她懦弱也好,她逃开了。

  白瑶瑶心想,今年的过年,她可能又要一个人过了,她很孤单,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孤单。

  ……

  段炎昊从商场出来后,就开始找白瑶瑶,可是怎么打听,都没人知道她的方向。

  段炎昊打电话,白瑶瑶的手机也是出于关机状态,可把他着急的不行了。

  跑了好几条路,段炎昊也没看到白瑶瑶的身影,开车转了好长时间,也没找到白瑶瑶的身影。

  打听了好多人,他都快急疯了,都没找到人。

  池佳佳从商场出来,就看到段炎昊的车停了下来,看到他从车上下来,池佳佳高兴的道:“炎昊哥哥,你是在等我码?”

  段炎昊几个跨步走到池佳佳身前,一把抓住池佳佳的手臂,凛然的问道:“是不是你做的?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  池佳佳看着这样的段炎昊,被他目光逼的心里发憷,有些小心的道:“炎昊哥哥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