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贺美春眼看段炎昊脸色变了,立马抬头装作无辜的道:“炎昊,你说的话,伯母不太明白?娇娇都离去那么多年,你拿娇娇说事?可怜我的女儿,呜呜,我怎么就不是亲生母亲了,她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呀,呜呜……”

  说着,贺美春还有模有样的哭了起来,好像是多么伤心似的。

  白瑶瑶撇了撇嘴,然后对段炎昊眨了眨眼睛,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,这对母女还真能表演。

  段炎昊握进了白瑶瑶的手,还好,她在身边,愿意相信着他。

  刚刚白瑶瑶对付池佳佳的一幕,让他真是心中赞赏又痛快。

  带白瑶瑶来这里时,他就做好了心里准备,他自然也知道会有人打扰,所以便按照心中的线索让人查。

  果然是查出了娇娇和这对母女的关系有异常,很可能就不是血缘关系。

  只是查出点了眉目,但还不是特别确定。

  没想到贺美春母女两个速度这么快,刚查出点眉目,两人就来了。

  所以即使没查清楚,段炎昊依然开口试探,这一试探还真是试探出了猫腻。

  也让他心里有了底。

  他看着贺美春母女两个的眼神都带着寒光,别让他查出娇娇的事情跟着两人有关,若真是有关,他对这两人绝对不姑息。

  池佳佳看着自己母亲哭,也跟着哭,似乎为了应和一样。

  白瑶瑶看着这对母女似乎没完没了了,她故意对段炎昊道:“炎昊,今日看的比戏台子有趣多了,从来不知道哭泣还可以这么长时间。”

  段炎昊冷硬的嘴角一勾,道:“你看的开心便好。”

  白瑶瑶故意打了个哈欠道:“虽然困了吧,不过看着看着还挺有精神的。”

  ……

  贺美春和池佳佳母女两个听着段炎昊和白瑶瑶的话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哭也不是,不哭也不是。

  这眼下她们哭,一点都没起到作用,反而被看戏。

  尤其贺美春,心里绝对不平衡,以前段炎昊对她很是恭敬,她一个妇道人家,在段家说话也是有分量的。

  可是这一次来,完全转变了场景,段炎昊根本就不买她的面子,还让她尴尬出丑。

  “炎昊,你不会真被这女人给迷住了?来历不明,要叫段家的长辈知道了,你可知道会如何?”

  贺美春开始用段家的长辈来威胁段炎昊了。

  段炎昊只是漠然道:“这个就不老伯母费心了,这是段家的事情,跟伯母似乎也没关系。”

  贺美春一口气卡在喉咙里,实在是不明白段炎昊这次对她态度的转变,难道他真的知道些什么?

  贺美春看威胁也没用,开始用亲情牌了,她软化了语气,将池佳佳推出来道:“炎昊,她是娇娇让你照顾的妹妹呀,你怎么能这样对她,让她难过呢?”

  白瑶瑶抱着胸道:“难道不让她难过,还娶了她不成,当妹妹的想抢自己死去姐姐的未婚夫?你不觉得滑天下之大稽,别人会怎么想,还是说你姐姐当初就是你害的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