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心妍所有的烦闷因为这句话消散了不少,点了点头,她明白苏冷寒这样的人,他是个极为持重的男子,温雅却也冷情,听说他和云碧雪恋爱两年,都只是平平淡淡的相处,她手上的资料也没有特别亲密的照片

  却说云碧雪在挂断苏冷寒的电话后,便陷入了沉思,她是不是不该去贪恋温暖,如今的甜蜜仿佛幻觉一般,她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

  认识过安夜轩和苏冷寒后,她便明白越美的男人越有毒,他们狠起心来,那才是真的狠

  回头看了一眼谢黎墨,他还是这样连慵懒的姿态都透着无尽的魅色和倾艳,美的泣血如华,可这样的男人,她真的能去贪恋吗?

  如今云家的位置风雨飘摇,她走在每一步都仿佛刀尖之中,她也不想给谢黎墨带来危险

  只是片刻,云碧雪的神色变得淡淡起来,就如同带着光晕的暗影,浮沉不定

  谢黎墨自然也能发现这一刻的云碧雪情绪变化起伏,他潋滟的眸光微微一敛,上前将云碧雪从地上拉起,“地上凉,若是累了就早点去睡吧”

  云碧雪微微有些恍惚,眼前男子刚刚还魅色风情,此时却格外的绅士清贵,让她一时间有些辨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他

  “你不去睡吗?”说完后,云碧雪恨不能咬了自己的舌头,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歧义,让人误会

  看着低头羞赧的云碧雪,谢黎墨如画的眉眼一挑,似乎心情极为愉悦,给云碧雪理顺头发的动越发轻柔“一会就睡”

  最后云碧雪点了点头,自己洗了个澡,然后躺床上睡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身边的床微微软下一块,谢黎墨一身清冷的暗香拂过,云碧雪恍惚睁开了眼

  谢黎墨侧过身给云碧雪将被角仔细盖好,“睡吧!”

  云碧雪一颗心也终于放下,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

  翌日,沈家的事情依然被媒体追踪,新闻更是不断,而云碧雪吃完早饭,便拿着昨晚谢黎墨给的沈家资料一个人开车去了医院看爷爷

  刚进护理病房,就感觉到一股不对劲,云碧雪打开病房的门,里面是另一个病人,她脸色瞬间有些发白,抓住一个医生的手臂焦急的问:“医生,这个病房的人呢?”

  “这不是吗?”医生本来在低头查看病例,头也未抬的回复了一句

  “不是,我是我爷爷他怎么了,他搬到别的病房,还是怎了?”说着话的时候,云碧雪声音陡然一高,手更是紧紧握着

  那医生一看不对劲,抬头看到云碧雪这张脸,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,语气立马变得恭敬和轻软,“云大姐,不必担心,云老爷子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只不过现在在重症病房,可能一直需要观察”

  云碧雪三步并两步上前一把扯住那医生的白大褂,死死的揪着,眼中露出寒光,“你再说一遍,我爷爷怎么了?”她住院这段期间,爷爷怎么会出事呢?手术很成功,只需要静养,怎么又会危险?还重症……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