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的目光紧紧锁住说话的人,冷然道:“你可以搜别墅,只要你能负担的起后果。”

  警局的头并没把谢黎墨放在眼里,在帝都豪门里,如今韩家势力为首,袁家和韩家联姻,袁家自然也很厉害,这孤零零的别墅,只不过是个暴发户,又不是什么豪门,他用得着担心!

  哼,真是痴人说笑。

  “我们帝都警局办事,你们任何人都需要配合。”

  谢黎墨幽冷道:“出了人命,你负责?”

  “人命?我是杀了你还是打了你,我们今夜有要务在身,必须搜索,你们等我们搜捕完,才能离开。”

  云碧雪扯了扯谢黎墨的衣袖,忍着腿上的疼痛,故作虚弱的道:“那就让他们搜,如果搜不出来,那就是擅闯民宅。”

  云碧雪说这句话的时候,内心也是带了杀意,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普通百姓,这口气还真是必须咽下。

  帝都的警局本该是为民办事,本该体贴民众,但真正体会一次,才发现,这些人是专门欺压百姓的。

  这次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下去。

  警局的头听着云碧雪的话,目光扫了一眼云碧雪,拿出证件,“看好了,我们是因公办事,这是搜索令,所有人都要配合。”

  谢黎墨目光闪过森冷的杀意,这一次,他是真的怒了,他打开手中的手表,要按下暗线,真的有一种疯狂的杀意,要让这些人全部埋葬在此。

  云碧雪熟悉谢黎墨,了解他的情绪,知道他可能要做什么,连忙拉住他的衣袖,温声道:“黎墨,你先带我去卧室休息,快点……”

  云碧雪带着撒娇的语气,谢黎墨即使再疯狂的内心也不由的因为云碧雪软了起来。

  只能抱住她往卧室走去。

  那警局的头下令道:“搜!”

  谢黎墨淡淡开口道:“我的话你们不当回事,相信你之后会知道搜索这幢别墅的后果,到时候你别后悔。”

  领头的人叫于广威,在警局干了十多年,一直都是仰仗着袁家,这些年没少欺压人,自从袁家和韩家定亲后,他更是不知天高地厚,以为什么人都要给他面子,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。

  这次抓捕秦淮翎的事情,之所以他亲自出手,也是为了向袁家邀功。

  只是此时他并不知道,就是因为他的狂妄自大,这一次,他将他自己以及他的于家都全部葬送。

  搜捕一通后,并没找到任何可疑的人。

  于广威不信邪,继续让人搜,搜了两遍还是如此,“警犬就是往这里走,不可能出错。”

  “会不会这家女主人流血,警犬追踪着血腥味才来的。”

  于广威不甘心,可还是咬牙道:“我们撤!”

  待人都走了后,谢黎墨暗中给帝都的影卫发消息,“警局领头人于广威,让他有来无回,先留半条命,明天让他这些年所有的罪证都上新闻。”

  影卫听了,心中惊讶,却也替这个于广威默哀,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,得罪谢少的人。

  接到谢少的安排,他们开始连夜搜集于广威以及其家族犯法的证据,好在第二天一早交到新闻报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