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看着皇逸泽眼中清清粼粼的波光,明艳的太过耀眼,几乎勒住了她的呼吸,让她整颗心都紧张起来

  皇逸泽刚要开车,云碧露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,瞬间从车头绕过去,拉开副驾驶的门,一屁股坐了上去

  她现在还恍惚呢,都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

  皇逸泽专心的开着车,因为云碧露未系上安全带,车开始响起提示的声音

  皇逸泽转头看了眼云碧露,淡淡道:“安全带”

  “奥”云碧露低头,开始手忙脚乱的系上安全带,要往孔里插的时候,一低头弯着腰,头都靠在皇逸泽的手臂处了

  皇逸泽侧目看着云碧露笨手笨脚的样子,一手按住方向盘,一手拿过云碧露手上的安全带,“还是我来吧!”说着,手一动,吧嗒一声便插好了

  云碧露有些羞赧,猛然抬头,头顶却撞向了皇逸泽的下巴,她都能听到那撞到骨头的声音,连忙去擦皇逸泽的下巴,“啊,我不是故意的,疼吧?没事吧,真的不是故意的”

  一着急,云碧露连摸着皇逸泽的下巴,不心手指划过皇逸泽的唇瓣,他温热的唇瓣碰到手指的时候,云碧露仿佛电流一触,整个人如兔般立马缩了手,心还怦怦直跳

  她赶忙看向车窗外,装什么都没发生,实际上她的心已经很不平静了,为了掩饰一下,她还故意咳嗽了一声

  一路上车内格外的安静,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,皇逸泽轻动了下几个键,悠扬的音乐曲调开始徐徐传了出来,总算让车内的氛围好了起来

  听着音乐,云碧露的心也平静了下来,她的大脑开始运转,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惊喜的看着皇逸泽,眼中光芒亮晶晶的,“皇逸泽,你快说,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不是说半个月吗?怎么这么快?”

  “嫌我回来的早了?”

  云碧露辨不出皇逸泽话语中的喜怒,嘟了嘟嘴道:“才不是,你明明知道我盼着你回来的”

  突然,皇逸泽将车一下子停了下来,转头看向云碧露,薄唇微启道:“云碧露,我不在的时候,你夜不归宿是怎么回事?还有你今天跑来白院这边,到底是怎么回事?要不是我来,你还能在那等车等一天?你脑袋是怎么长的,不知道手机打车?或者找人去接你?”

  云碧露这下子能听出皇逸泽语气里的怒火了,她脖子往后缩了缩,低着头吐了吐舌头,“那个,我姐最好的闺蜜有点事情,向我求救,我这么仗义的人,怎么能见死不救,所以,所以……”云碧露低头逗着手指头,实在不知如何解释

  “别转移话题,你脑袋笨呀!就这样整天来这看,能看出什么来!”皇逸泽忍着暴怒的冲动,实在是想将这丫头的头给打开,看看是怎么长的

  “皇逸泽,你别以为我喜欢你,你就可以随便说我笨,我姐和我姐夫都说我聪明”可是云碧露不知道,女的在恋爱中,面对另一半的时候,智商会无限下降,很容易笨的

  “好,你聪明,别告诉我,你就打算这么帮别人!”说着,皇逸泽无奈的弹了下云碧露的头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