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连续几天,云碧雪几乎跟外界隔绝了,这让她觉得不对劲,开始观察谢黎墨,总觉得她家谢先生最近有点异常。

  这一天吃午饭的时候,云碧雪一直看着谢黎墨,眼中带着狐疑的神色。

  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好好吃饭呀!”谢黎墨指着云碧雪眼前的碗,上面已经布好了菜,满满的一碗,云碧雪也没怎么吃。

  云碧雪清丽的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,吃了几口,再看谢黎墨,道:“黎墨,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”

  谢黎墨手中的动作一顿,神色一幽,看向云碧雪道:“怎么这么说?你觉得我能有什么瞒着你?”

  云碧雪想了想,还真想不出所以来,谢黎墨外面有女人?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再就是他瞒着自己做什么事情,无非就是处理帝都豪门的事情,她猜也能猜出来。

  越想,越觉得其实没什么。

  云碧雪撇了撇嘴道:“黎墨,都说一孕傻三年,我要是傻点了,你可不许骗我。”

  “好,不骗你。”

  自从上次袁家爆发出走私军火的新闻后,被康王用权利压下去,新闻便淡下去了。

  但是秦淮翎主动说出的话,又让袁家处于风口浪尖,各种讨伐袁双蕊的声音不断。

  觉得这种无情无义,心狠手辣的女人就该受到惩罚。

  因为太火爆,将警方都惊动了,为了安抚网民的舆论浪潮,不得不进行立案调查。

  记者们不断的采访追文,甚至想采访韩家的态度,但是韩家一直保持沉默。

  而且韩家对外声称,韩慕白出国处理公司业务了,短时间不会回来。

  记者们只能聚焦到袁家和秦家,采访袁家人的态度,都是模棱两可,采访秦家人的态度,都一致的要让袁双蕊受到法律的严惩。

  秦家本想让秦姑出来作证,因为当年是秦姑知道当年的真相,联手袁家,迫害的秦淮翎。

  但是宁安市的警局却汇报说,牢里的秦姑自杀了。

  秦淮翎听到这件事,第一反应就是,秦姑被他杀,不是自杀。

  但是眼下要找秦姑被杀的证据并不容易。

  “秦少,难道就这么让袁家逃脱干系?”

  秦淮翎目光阴冷,嘴角泛起凉意,“我早已做好准备,证据是有的。”

  当秦淮翎将曾经录下的视频拿出来时,大家都惊异不已,视频上面就是秦姑自己说的事情,关于当年谋害秦淮翎的真相,都在这里面。

  还有秦姑自己写的一封信,也可以作为证据。

  袁双蕊看着这两份证据,大惊失色,“都是假的,假的,是秦淮翎故意的,伪造的。”

  “对不起袁小姐,请你配合我们做调查,如今秦少起诉您涉嫌故意杀害秦姑。”

  袁双蕊内心恨意深深,尤其对秦淮翎的恨意如海浪般汹涌,怎么都无法平息。

  她想见韩慕白,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见不到,而且韩家一直保持沉默观望的态度,并未伸出援手。

  对此,大家都纷纷猜测,韩家和袁家的联姻有可能是名存实亡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