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也就是在那一次,他失控了,即使很遥远了,他依然记得。

  那一天,早晨醒来后,他便发现不对劲,可是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。

  这也是最近才查出眉目来。

  如果没有这档事,哪怕白瑶瑶再拒绝他,他也不想放弃,可是对他来说,他已经对不起白瑶瑶了,所以哪怕求她原谅的时候,心也是发虚的,没底气的。

  当他没法坚持的时候,只能回来。

  他也做不来将那个女人杀了,那样太残忍,所以哪怕瑶瑶原谅他,跟他回来,他也怕这件事暴露。

  那个时候,他一直找不到白瑶瑶,心里痛苦自责,有时候暗中躲开总统府的守卫去喝酒,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因为喝酒,他才能在梦中遇到白瑶瑶。

  或许也是那时候,夏木清烟便安排了那个女人接近他。

  “总统阁下?接下来是?”

  西容子烨坐在那里,弯着腰,用双手捂着头,似乎有些疲惫也有些头疼。

  如今想来,他就不该在一开始接近夏木清烟,不该被那张容颜给迷惑,导致他现在很混乱。

  哪怕他现在是总统了,他也一点感觉不到快乐。

  “总统阁下,您要是不舒服,要不让医生过来看看?”柳忠担心的看着西容子烨,在他眼里,总统是个好总统,只是私人感情总是处理的不好。

  应该说,总统阁下遇到了心思歹毒的夏木小姐,才让他的个人感情变的这么混乱。

  西容子烨摇了摇头,然后起身,拿起外套道:“去看夏木清烟。”

  “是!”

  西容子烨是便服去了警局,可还是惊动了警局的领导,恭恭敬敬战战兢兢的上前,“总统阁下,我不知道您今天来,属下失职……”

  西容子烨摆了摆手,打断局长的话,“我来见夏木清烟,问她一些事情。”

  “总统阁下稍等,我这就去安排,这就去安排。”

  不一会,夏木清烟便被带了过来,如今的她,灰头土脸,头发也快掉光了,一副消瘦颓废的样子。

  柳忠让周围所有人都先离开,这里交给两人。

  夏木清烟有些呆滞,她看着西容子烨,虽然不敢相信他会来看她,但她还是激动了下,甚至在想,是不是西容子烨想起她的好来了。

  西容子烨对上夏木清烟的眼睛,眼眸危险的眯起。

  他直接开门见山的道:“夏木清烟,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?”

  夏木清烟本来还在期待西容子烨对她有情,来看她是带她离开的,但是西容子烨一开口就打破了夏木清烟的幻想。

  “你说什么,什么女人?”

  夏木清烟睁大眼睛看向西容子烨,心中愤恨不已,难道他来就是为了问这个?问别的女人?

  西容子烨危险的看着夏木清烟,一巴掌拍在她脸上,啪的一声打蒙了夏木清烟。

  “现在还不说吗?那个你送上我床的女人,现在还想隐瞒?”

  夏木清烟脸偏在了一边,尖锐的大叫,“西容子烨,你竟然这么对我,竟然打我!”

  都到了现在,夏木清烟依然自恋的以为西容子烨在乎她,可是这一巴掌将她打醒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