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手一下子被烫的通红,她抽了口凉气,隐忍着没叫出来,可是眼圈却红了

  要不是去年那次训练,这种疼她一定会叫出来的

  只是这一瞬间,谢黎墨连忙抓住云碧雪的手,放在水龙头下开始用冷水冲洗,绝艳的眼中闪着深沉的疼痛,很是心疼

  他拉着云碧雪的手,都能感觉到她手疼的轻颤,可是她却紧抿着唇瓣,咬着牙隐忍着不出声

  这让谢黎墨心里如何不疼,他清洗的动越发轻柔,不断的安慰:“怎么就是这么不心呢?”可是内心里有责怪自己,若是他一进屋,就去厨房看看多好

  或者刚刚应该先进厨房看看

  谢黎墨舍不得说云碧雪一句不是,只能在心里不断责怪自己

  以前她就烫伤过一次,他怎么还能让她再进厨房呢!谢黎墨心里一直觉得是自己不对

  就不该让自家夫人进厨房那么危险的地方

  给云碧雪清洗好汤处,还是有些红,他又从家里拿出备用的药箱,开始给云碧雪擦药,因为有了上次凌南辰的教说和经验

  这次谢黎墨亲自为云碧雪上药,动真的是无比的温柔,神色也带着凝重

  云碧雪本来手很疼,可是看着谢黎墨心疼温柔的样子,疼痛被这种暖意所取代,反而不觉得那么疼了

  都说认真工的男人最迷人,可她这一刻觉得,认真给她上药的谢先生最能打动人心

  当给云碧雪上好药后,谢黎墨避开她的手,将她抱在怀里,紧紧的抱住,“知不知道,刚刚吓着我了!”

  云碧雪本来不以为意,可是她被这样紧紧抱着,通过身体能感知到谢黎墨的紧张,她轻轻回抱住谢黎墨道: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”

  “何止是担心,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吓人?”面对最危险的情况,他眉心都不会皱一下,可是亲眼看到自己夫人手被烫,而那会他没来得及保护她,这种感觉实在是痛苦,有一次真的就不想再有第二次

  可是她的夫人貌似已经连续两次了,上次是油溅到了她身上,这次是热气烫伤,而且这次还比上次严重

  “不吓人的,就是烫伤了,会好的,我下次一定注意,好不好?别担心了!”她本来想说,就是烫伤没什么事,可是经验告诉她,若是她不将这次受伤当回事,谢黎墨会生气的

  谢黎墨松开抱住云碧雪的手,低头看着她,“还说下次,上次你也保证了,可是呢?脸色都白了,还说没事,要不再让凌南辰来给你处理下烫伤”

  云碧雪连连摆手,要是再将金牌医生叫来处理这点烫伤,会让人抓狂的

  都说男人要哄,云碧雪定了定心神,上前靠近谢黎墨,轻轻吻上了他的唇瓣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的身子按坐下,认真严肃的道:“这次美人计对我没用,若想让我不担心,就答应我,以后别进厨房了!”

  云碧雪啊啊的张大嘴,怎么能不让她进厨房呢?她很享受给自家谢先生做饭的感觉,可是当看到谢黎墨有些血丝的眼圈,她只能点头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