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伤的谢氏成员都被送往医院,谢六带来的暗卫站成一个保护圈将谢少保护在里面

  救护车和消防车到来的时候,别墅已经化为灰烬了,消防车只能来得及将蔓延到别的地方的火给灭掉

  谢黎墨一句话没说,就这样悲痛沉重的站在废墟前,一夜

  现场所有的秩序还有查看,都有谢六安排专门团队查看,找到所有可用的线索,谢氏的人知道,这是一场蓄意的纵火

  但是现场痕迹线索很少,几乎找不到,但是越找不到,他们越要仔细找

  而大家心中也将魔修给恨上了,若是少夫人真出事了,魔修所在的国际杀手团也别想活任何人

  在天边露出一尾鱼肚白的时候

  谢六才缓缓道:“谢少,没找到少夫人,别墅的影卫醒来,说是将少夫人救了出来,但遇到型爆炸,之后就不省人事了,属下猜测,少夫人还是安全的”

  谢六的这句话,让谢黎墨悲沉黑暗的心跳动了一下,他一直挺直站立的身子也晃了下

  谢少转身看着谢六,冷厉森寒的道:“所有涉及到今日之事的人和势力,全部连根拔起,动用宁安市所有力量,一定要抓到魔修,将她的照片也散布出去,提供线索者按照最高标准奖励金额”

  谢六心还在乱跳,他的头皮都有些不断跳动,谢少这是要下大的血本

  再一天一夜后,也没找到少夫人,但有人提供线索,别墅区周围的百姓有说过,看到过云碧雪被救走了,具体是谁,不知道,但看样子像是个男子

  而魔修最后也被抓了回去,直接用谢氏最强的锁链扣住了,谢少不满意,最后谢六找了谢氏老技术员,做私人飞机来,专门来给魔修穿透琵琶骨,就是将最强的绳索捆住魔修的琵琶骨

  魔修即使为国际二号杀手,也是惊悚的大喊大叫,甚至都要咬舌,但却被谢六卸了下巴

  她惊恐惊悚的看着谢六,眼中都开始出血,太恐怖了,她后悔,太后悔了,惹谁也不能惹谢氏的谢少,都怪那个死毒蛇,他倒好,虽然短腿却跑了

  还有宁安市的那几家豪门,用打量的金钱和条件让杀团同意,可是最后轮到她来受罪

  狗屁杀谢黎墨,谢黎墨要是是能杀的,还用等到现在?

  她想,她宁愿没越狱,那几家豪门利用她,对,就是利用她,她最后没逃出去,反而更痛苦了

  这次魔修啊啊的出声,也是想说,她提供消息,提供消息就是想少受点苦

  但是谢六明确表示,“魔修,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,谢少这次的怒火不是任何人能平息的,你这算是好的了,你的消息也没什么价值,因为谢少这次不会温柔了,也不需要证据了,只需要怀疑,他就可以将对方连根拔起,一丝毫毛都不会给对方剩,这下可是清楚了?”

  魔修听着谢六这句话,直接晕了过去

  而谢黎墨在屋子里坐着,从那场大火后就一直没睡过觉,虽然依然清贵高雅,却透着悲沉和落寞,更是沉默寡言了,除了下达命令,他几乎一句话都不说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