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再后来,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容瑾到底是何种心思,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整个人已经很不好很不好了。

  想着想着,水芊芊擦了擦眼泪,然后躺下了,她想,或许睡一觉,她第二天又会来精神的。

  没被暗杀掉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

  却说云碧露身体养了几天,每天都有皇逸泽陪着出去观光看看,还是蛮惬意的。

  而因为用了上好的药膏,又加上皇逸泽的悉心照顾,没用几天,她身体就完全恢复了。

  她觉得再待下去,人家女王和左相也未必会见她。

  所以这个想法去除了后,云碧露便焦急的让皇逸泽带她去x国,要去参加瑶瑶姐的婚礼。

  云碧露之前就问自己姐姐要了地址,所以她和皇逸泽直接坐飞机过去就好。

  她没告诉白瑶瑶,因为她觉得,若是告诉了瑶瑶姐,她免不了还要拿出时间去接他们,很麻烦,她和皇逸泽下了飞机,直接找车过去就行。

  谢黎墨和云碧雪在x国的这段时间,心情极好,可以说无忧无虑的,每天感受喜庆的氛围。

  白天有精神的时候,她便陪着白瑶瑶说说话,陪陪她。

  婚礼的一切事宜都不用白瑶瑶操心,段炎昊都准备好了。

  当婚礼的时间定了后,就在各大电视台新闻媒体上报道。

  这一报道,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妒忌。

  就在x国充斥着喜悦氛围的时候,池家却一片混乱中。

  池佳佳在家哭哭啼啼的,试图说动池父,“爸,你看看段家,这样高调宣扬,这是不把我们池家放在眼里,现在谁不看我们池家的笑话,爸,这口气你能咽下去吗?”

  池佳佳看着各大媒体的消息,恨不能咬碎一口牙。

  她知道现在自己去找段家,是进不去的,段炎昊规定她们不准进段家,他真是好狠。

  一想到,他竟然如此高调的迎娶那个女人,她就气的不行。

  想她池佳佳费了那么多的心思,用了那么多的手段,就是为了进段家,竟然让别的女人登堂入室,她能受得了才怪。

  池父还算是通情达理的人,看着自己女儿哭哭啼啼的,他也有些不耐烦,“佳佳,你是大姑娘了,你姐姐当初和他也只是有婚约,是你姐姐出任务自己牺牲了,和段家小子没关系,这些年,他也算仁至义尽了,你总不能要求人家一直守着你姐姐吧?”

  池父是男人,他自己就没一直守着原配,娶了贺美春,哪能厚着老脸去要求人家段小子。

  看着池父这个态度,池佳佳焦急了,“可是爸,咱不能一点态度都没有,平白让人看了笑话。”

  贺美春也在旁边添油加醋的道:“她爸,孩子说的对,你看看,以前咱池家是什么地位,现在呢?什么事也都不跟我们商量,连问一句也不问,这有了新欢,态度变化也太大了,直接把咱们池家踢在了一边。”

  池父有些无可奈何,天天被这么念叨着,他耳朵都起茧了,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