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用眼神给了云碧雪一个安慰。

  云碧雪眨了眨眼睛,也不明白谢黎墨的意思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眨眼睛可爱迷糊的样子,眸光一闪,揽住她的身子,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道:“帝都还可以,你什么都不用操心,乖乖的就行,恩?”

  云碧雪眼眸一转,睫毛微动,低下头,既然他不说,那么她就不问吧!

  不过就算是不问,她也能从谢黎墨的表情中猜测出帝都可能不太平。

  云碧雪也不想让谢黎墨这么纠结,她轻声开口道:“那我先回屋休息了。”

  其实这么说,云碧雪就是想给谢黎墨自己处理事情的时间和空间。

  就算是消息重要,对谢黎墨来说,也比不过云碧雪,他温润一笑道:“走吧,我扶着回屋。”

  云碧雪摆手道:“我没那么娇气的的,就几步路,我自己就可以。”

  谢黎墨揽着云碧雪,扶着她,道:“不陪着你,我不放心,几步路都怕你摔着了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认真的样子,知道还是顺着他吧!

  其实他真的把她当成了易碎的娃娃,哪怕她表现的再好,他也是不放心的。

  待将云碧雪送回屋子后,谢黎墨走出来,来到走廊一角,才拆开消息。

  只见上面写着,a国之君身体快不行了。

  谢黎墨看着这个,脸色大变,之前,他派了人去君殿探消息,无论如何,都探不出什么来,那里面戒备极为森严。

  而且五六年前,君王就不管事了,谁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却没想到在如今这个节骨眼,君王的身体快不行了。

  若是这个事情在a国传出去,必然会引起百姓的慌乱,毕竟君王若逝去,整个a国也有可能处于一场混乱中。

  虽然有康王和黄王坐镇,但也未必就能平复民众的慌乱之心。

  谢黎墨带着冷凝的神色,目光变的很是幽深。

  沉思了下,谢黎墨紧接着便安排飞机,打算带云碧雪也尽快返回a国。

  当谢黎墨告诉云碧雪要回去的时候,云碧雪只是很平静的接受,其实她心里早已经有了猜测。

  再说了,谢黎墨在哪里,她就在哪里,所以他说回去,她自然跟着夫唱妇随。

  谢黎墨和云碧雪跟段炎昊和白瑶瑶告别的时候,两人都有些不舍。

  尤其白瑶瑶,拉着云碧雪的手,目光有些伤感,特别不舍。

  云碧雪对白瑶瑶安抚的一笑:“再不走,你家那位就该介意了,你们刚结婚,也该去度个蜜月什么的。”

  白瑶瑶脸色一红,摇晃了下云碧雪的手,“你知道的,我对度蜜月其实没怎么有想法。”

  云碧雪知道,其实她当初也是,就觉得两个人在一起,在哪里都是度蜜月。

  她悄悄在白瑶瑶耳边道:“我能看出来,你现在很好,这下子我可放心了。”

  “能看出来吗?很明显?”

  云碧雪点头,继续悄声道:“被爱情滋润的样子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。”

  其实看着白瑶瑶,云碧雪也懂了,觉的其实一个人幸福与否,真的能在表情和神韵中看出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