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的心就仿佛一寸寸的裂开,鲜血淋漓,他的夫人,怎么会这样?

  她被烫了一下,他就心疼无比,何况看到这样的伤势,恨不能用刀戳进自己心口,也好过这样的心痛

  现在她还昏迷不醒,他是舍不得说一句,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着

  如今心里真是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

  他更多的是怪自己,自责不已,是他没保护好她,都是他的错

  云碧雪腿上那道刀口虽然刚刚被包扎过,可还是疼在他心上,似乎连呼吸都带上了疼痛

  他低头吻上云碧雪的唇瓣,轻喃道:“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,你也是怪我的对吗?我为丈夫,没有保护好你,是我的失职,是我的错”

  谢黎墨为谢氏下任继承人,几乎权倾天下,从来不需说对不起,可他却唯独对自己夫人说对不起,因为除了这三个字,他不知还能说什么

  在她嫁给他的那天起,他就说过不会让她有后悔的机会,倾尽所能的守护她爱护她,可是到头来,她反而因为他受的伤害更多

  谢黎墨感觉到眼角有些湿,一碰,竟然触碰到了液体,他手一颤,不敢相信,这是他的眼泪吗?

  凌南辰在接到那个电话时,就知道不好,重新打电话跟谢六要了地址,赶忙飞速赶了过来

  他在看到云碧雪的样子时,也是惊了一下,真的有种怵目惊心的感觉,虽然身上被清洗了,衣服被换掉了,但屋子里还是有一股血腥味,云碧雪头上脚上还有腿上也都有伤

  凌南辰感觉给云碧雪做处理,有的地方他不能看不能动,就转过身,告诉谢黎墨如何服药

  谢黎墨按照凌南辰的话,心珍视的给云碧雪重新消毒处理伤口,然后敷药,用的都是最灵贵的药

  平日凌南辰宝贵的跟什么似的,不出生命危险,坚决不给用,这次是全拿出来了,被谢少使劲的用

  这药效很好,不但对治愈伤口有妙用,而且不留疤,还会让肌肤更加白皙细腻光泽

  都处理好了,谢黎墨紧绷的神情才松了一下,他转头对凌南辰道:“让她先休息,我守着她,你去旁边的厅堂住着,有情况随时叫你”

  凌南辰嘴角抽了抽,看着谢黎墨血丝密布的眼睛,有些吓人,胡子也有些冒出来,他就知道,他几天没睡了

  “你还是好好休息下吧,她要是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,也会不安的”

  谢黎墨摇头,“我无妨,即使睡也睡不着,只有守着她才安心”

  看着谢黎墨如此坚持,凌南辰也是无话可说,谢氏长孙专情痴情,这是遗传,虽然好也不好,因为都是将弱点暴露出来

  不过接触过几次,他觉得云碧雪挺好的,配得上黎墨,这个女人虽然现在不够强,但总有一天足以匹配站在谢黎墨身边,傲视天下

  在离开屋子前,凌南辰开口道:“她腿上的刀伤,根据痕迹位置推断,是她自己扎上去的,估计是为了保持清醒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