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雪睁开眼睛,揉了揉,然后起身下床拿手机。

  平日谢黎墨怕辐射,一般不让她将手机放的离自己太近。

  所以每次手机响了,云碧雪都要走过去拿,再接。

  不过她过去接的时候,手机停了,不一会手机又响了。

  她看了看是陌生号码,本不想接,但是响了好几遍。

  “喂?请问你是哪位?”

  “云碧雪,我是夏君炎舞,听说你生病住院了。”

  云碧雪脸色微微变了变,笑道:“公主殿下,消息总是这么通灵。”

  面对云碧雪这样带着微讽的回答,夏君炎舞也不恼,继续道:“我本来去医院看你,但是他们说你已经出院了。”

  云碧雪撇嘴,不知道这个夏君炎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打太极她也会。

  “无需公主担心,我身体很好,公主想必还需要忙正事,我便不打扰了。”说着,云碧雪就要挂断电话。

  夏君炎舞道:“我在你们家门口。”

  云碧雪突然有些讨厌这个夏君炎舞了,上赶着,这是要做什么?让人如此厌烦。

  此时云碧雪就没好脾气了,她冷声道:“公主怎知我就在家,难道公主整日没事做,专门盯着我了?”

  说着,云碧雪眯着眼睛,闪过危险的光芒,甚至都有了杀气。

  任是谁睡觉被打扰起来,还是被这样黏上,都会不痛快的。

  不请自来,自然让人不喜。

  夏君炎舞自然也听出了云碧雪话语中的不喜,柔和道:“我只是想来看看你。”

  “医生说我需要静养,不能见客。”

  夏君炎舞平静道:“那好吧,我将千年人参,还有百年儒骨放在你们门卫那,你照顾好自己,我先离开了。”

  云碧雪神色沉了沉,一时半会摸不清夏君炎舞的心思,她就这么痛快的走了?

  “公主,你送来的东西,我暂时用不着,你还是拿走吧!”

  总归是,她知道这位公主对自家谢先生有觊觎,所以她的任何东西,她都不想用。

  夏君炎舞在手机里坚持道:“这是给你补身子用的。”

  “公主殿下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家里这样的东西很多,都是黎墨带回来的,所以公主还是留着自己用吧!”

  其实自从夏君炎舞在那次下雨天,想见谢黎墨开始,云碧雪就对她的心思明了了。

  所以不可能还和她好好相处。

  更不可能用她送来的东西,再说又不是没有,云家的地下府库该有的东西一样也不少。

  再说了,夏君炎舞送东西,还不知道藏的什么心思!

  夏君炎舞听到云碧雪提到谢黎墨,心一动,有时候,当你被一个人吸引的时候,那种喜爱是无法控制的。

  就如同她对谢黎墨,自从回国后,她的身边全是关于谢黎墨的传闻,也全是他的功绩。

  所以她想忽略也忽略不了,从一开始的关注到被吸引,这是一种她无法控制的感觉。

  “云碧雪,我们其实可以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  “公主殿下说笑了,公主殿下身份高高在上,我等不会高攀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