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一把握住夏君炎黎的手,将他的手从自己衣领拿了下来,“你若是真为浩儿好,就多为他想想,不要用你的思想安在浩儿身上。”

  夏君炎黎眉心紧蹙,晃了晃身子,似乎有些疲惫。

  谢黎墨看着夏君炎黎这个样子,也不逼他,“你这段时间照顾君殿,也累的不轻,还是回去好好想想。”

  “浩儿才五岁,他才五岁。”

  谢黎墨淡淡道:“自古两三岁坐上那个位置的比比皆是,十六岁亲政,不是正常吗?”

  饶是夏君炎黎平日再怎么镇定儒雅,涉及到浩儿的事情,还是有些优柔寡断。

  “浩儿适合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。”

  谢黎墨摇头,“你这句话是错的,浩儿本身出生在皇家,这是不可改变的身份,若想真正做到无忧无虑,就要掌握权利,最高的权利,才能守护好他想守护的一切,就如同康王,如果当初他是君殿,能守护不好自己的王妃吗?”

  夏君炎黎悲凉的叹了口气,“或许你说的是对的。”

  “夏君炎黎,我想你应该好好想想,怎样才是对浩儿最好的,你怕这怕那,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我都能理解,无论是你还是康王坐上那个位置,都不对。”

  夏君炎黎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

  谢黎墨继续道:“如果康王坐在那个位置,他一旦知道浩儿的真实身份,能不要回?而若是你坐上那个位置,康王知道一切,能不造反?”

  夏君炎黎竟无言以对。

  “而且照现在的形势来看,你的好妹妹夏君炎舞也想要那个位置,若是她坐上了那个位置,你和康王心甘情愿辅佐?别忘了六年前的事情,发生了后,你就该知道,你们的妹妹早已经变了。”

  谢黎墨的每一句话都将事实剖析在眼前,夏君炎黎也再无法自欺欺人了。

  “我的话就到此,你好好想想吧!”

  夏君炎黎在谢黎墨的身影要消失时,追了上去道:“如果浩儿坐上那个位置,能不是傀儡?”

  “谢氏若真想插手a国的所有事情,不会等到现在,a国是浩儿的,但也必须是在谢氏的权利范围,有我和云碧雪在,浩儿就不会是傀儡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夏君炎黎知道,这是谢黎墨做的最大承诺,也是他的最大让步。

  或许只有这样,帝都甚至是整个国家都能免除一次动乱。

  谢黎墨不再耽搁,他现在心系自己的夫人,就想赶快回家,怕她有什么事。

  谢黎墨一边往外走,一边给家里打电话,当听到云碧雪的声音时,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阿雪,我一会回家。”

  云碧雪看了看时钟,“今天这么早呀?才下午三点半呢!”

  “怎么,不想让我回去?不想我?”

  云碧雪撇了撇嘴,眉眼确实弯弯含笑的,“我的心思你最知道,我只是好奇。”

  谢黎墨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,“我担心你,听说今早夏君炎舞去看你了。”

  云碧雪抿唇轻轻一笑,“原来你知道了,因为这个事情担心我呀?那你太小看我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