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另一个人开口应道:“我也听说了,真没想到呢,要叫我知道了,我第一个杀了她。”

  “不用你杀,过几天应该就可以裁决了。”

  “太可恶了,竟然还有这种人,让人那么讨厌,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!”

  “你没看网上惹火朝天的讨论着,大家说了,这公主私底下干了很多恶事,皇宫莫名其妙的死去一些人,都是这位公主派人杀的。”

  “幸好被揭穿了,要不大家还不被她蒙蔽了。”

  “就是,要是没别揭穿,让她成了女王,那可了得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什么炎舞,我呸,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我要是见了,绝对会忍不住上去捅上几刀的。”

  ……

  两人一边走过,一边说着,并不知道夏君炎舞正被秘密的关押在里面。

  夏君炎舞听着,却是眼前一黑,差点吐血晕过去。

  她没想到,只是一夜间,她怎么竟然成了过街老鼠了?

  夏君炎舞气的脸色发青发紫的,眼珠子都凸出来了,她使劲拍打着门,“快让我出去,我是公主,让我出去……”

  武警打开门,大声斥责道:“喊什么喊,给我老实点,自己做了那么多恶事,还有脸喊叫!”

  “是云碧雪那个贱人诬陷我,是她诬陷我的……”

  此武警趁着人不注意,直接踹了夏君炎舞一脚,“就你,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,还骂云碧雪!”

  云碧雪是他的恩人,当初他想当武警,精忠报国,可是因为家里太穷,没法学习报名,还是云碧雪资助他考试,他才训练考上的。

  所以他看着夏君炎舞,简直就跟看仇人一样。

  夏君炎舞被这一脚踢的肠胃都快吐出来了,嘴里吐酸水,跌坐在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而此时皇宫里,康王和黄王正在带领众多大臣着手准备君殿的后事。

  谢黎墨作为国务部的部长,并没有去帮忙,他现在********都在云碧雪身上。

  凌晨的时候,他将云碧雪强制抱了回来,便想让医生给云碧雪看身体。

  可是云碧雪死活都不愿意。

  她只是不想让人看出端倪来。

  云碧雪也不累,守在两个孩子面前,贪婪的看着,然后轻轻拿起他们的小手,亲吻着,眸光里全是母爱的光芒。

  如今有一儿一女,是她最宝贵的财富,也是她的精神支柱。

  看到他们好好的,她做一切都是值得的,十月怀胎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。

  两个孩子可能也折腾了一夜,睡的特别的香。

  谢黎墨的效率很高,从一开始婴儿房都准备好了,当时谢黎墨就准备了两样,男孩所用的和女孩所用的都齐全了。

  云碧雪嗔怪的看了眼谢黎墨,“你当初是不是就知道龙凤胎?”

  谢黎墨揽过云碧雪的身子,在她耳边轻柔的道:“我当时是想,不知男孩女孩,所以都准备一份。”

  云碧雪才不相信他的说辞,但是她心里明白,过去的都不重要,谢黎墨如果隐瞒她,肯定也是想保护她。

  她不怪他,只要看着他和两个孩子都在身边,她心里就是满足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