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露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,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虽然没再说话,但是神色一会高兴一会忧伤,还有一丝落寞、变幻多端,最后带上了欣慰之色。

  她能感觉的出,皇逸泽的父亲很和善。

  皇鸣林看着这位姑娘,叹了口气,“不是夸奖,你这姑娘眉目清明,心性纯净,我儿子性子比较冷,能如此在意你,也是我的意料之外。”

  云碧露想到皇逸泽,神色也是温柔了起来,“伯父,皇逸泽他很好的,他就是不太善于表达,其实心很好。”

  皇鸣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“奥?你觉得他心好?”

  云碧露点头道:“当然呀,他很受欢迎的,大家都喜欢他,而且他脾气也好,容忍度很大,很少发火的。”

  皇鸣林神色恍惚了一下,“可是他对我这个父亲有意见,哎!”

  “怎么会?他很喜欢伯父您的,他只是性子冷,不太善于表达。”

  皇鸣林神色动了动,沉默了下,对云碧露道:“姑娘,我请你过来,是要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云碧露认真的点头,“恩,伯父您说,我听着。”

  皇鸣林看着如此灵气动人的姑娘,天生能让人产生好感,自己那冰块儿子能喜欢她,也是正常的吧!

  他沉默了下,语重心长的道:“是这样的,逸泽带你回来,哪怕你们领证结婚,大家明面上承认你是主子,可是这里是强者为敬的地方,他们未必从骨子里真正的敬你服你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,愣了愣,他知道,这位伯父是为她好,所以才告诉她这些。

  可是即使这样,她也是想和皇逸泽在一起的。

  但是她骨子里也是不能受委屈的,她这性子执拗,就觉得自己要强,要得到大家的敬重。

  她要让人知道,她是有资格站在皇逸泽身边的。

  看着云碧露坚定的神色,皇鸣林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也是真心喜欢我儿子的,逸泽也是真心维护你,可是你也知道,任何防护都是有缺口的,当年我就愧疚逸泽的母亲,对不起她。”

  说起自己的爱人,这位中年男子露出落寞的神色。

  云碧露是知道的,只有你真正强大,才能让别人服你敬你,若是她就这样凭空落在皇逸泽身边,成为大家的主子,必然有人不服。

  “伯父,我知道你告诉我这些,不是无缘无故的说,是不是有什么方法?我可以让自己成为强者,让所有人从骨子里敬佩服从?”

  皇鸣林一惊道:“小姑娘,你果然是聪明伶俐的,确实有这样一个途径,但是比较辛苦,你要是吃苦,我那儿子肯定心疼。”

  “伯父,我不怕吃苦,我一直都在努力,就是想和他一直在一起,还有就是,有危险的时候,我可以站在他身边,保护他,虽然他不需要我保护,可我还是想成为他身边强大的人。”

  云碧露这句话很认真,目光也很坚定。

  皇鸣林听了,也是一惊,他哈哈一笑,声音透着爽朗,拍了拍云碧露的肩膀,“小姑娘,有志气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