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露看着现在这个样子的师父,一时间都有些没认出来,她眨着清澈的眼眸,眯了眯。

  师父三四十岁,但此时给人感觉,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,身上自有一番傲然的风骨。

  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,甚至若是年纪再大点,就有仙风道骨的滋味了。

  云碧露眨了眨眼睛,看了老一会。

  谷正寻慈爱的笑了笑,“小丫头,这么快就不认识自己的师父了?”

  云碧露这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道:“师父,我都以为幻觉了,竟然见到师父了。”

  她还以为师父现在还在e国呢。

  似乎知道云碧露的疑惑,谷正寻解释道:“我到外面去,当教练,其实也是为了找一个资质好的徒弟,将毕生所学教给她。”

  云碧露心里很感激,甚至有一阵触动,“师父,那我很幸运,您收了我为徒弟。”

  以前云碧露压根就不知道师父谷正寻的身份,可是如今在看着谷中的环境,就明白,师父可能就像世外高人一样。

  她应该庆幸吧,能成为师父的徒弟,能让师父将各种武术招式都教给她。

  而且,她记得,自己在海水里快死的时候,是一只船救了她,刚刚那阿婆说,是师父救了她。

  她觉得很巧,但心里不无是感激的。

  谷正寻也在观察自己这个徒弟,明明经历了一场生死,但是眉眼间却毫无戾气,目光依然纯净。

  他并不后悔收这个徒弟,不但是看到了她的资质,还看到了她一番努力执着的精神,和那种保持本心的善良心态。

  这些都是练武之人必不可少的。

  如今看来,这个徒弟是收对了。

  “你刚醒来,还是不要乱活动,多休息,先坐下。”

  “师父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  云碧露这句话是真心的感激,谷正寻摆了摆手道:“你是我唯一的徒弟,身上会肩负着我们谷家的责任,要将武术传下去,当师父的自然是应该救你的。”

  云碧露知道,师父说这句话只是安慰她,为了不让她有心理负担。

  院子里有一个圆桌,周围是花花草草和药材,云碧露便在那个石凳上坐下。

  她看着周围,记得来之前,快入冬了,这里却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,“师父,难道我睡了好几个月?”

  云碧露的目光有些震惊,不会吧?她直接睡到春天了?

  谷正寻哈哈笑了笑,解释道:“这里是因为地势特点,是山谷中,一年四季如春,你只是睡了十多天。”

  云碧露想了想,眸光有些暗淡,似乎是想到了皇逸泽,她呼吸了一下,平复了情绪,重新抬起头问道:“师父,我怎么会睡那么久?”

  谷正寻叹了口气,道:“先前,你在海里待的时间太久,被人就上船后,身体都快冻僵硬了,当时我让人给你针灸,给你喝了疗养身体的药,让你多睡,这样在睡觉中,也是一种休息和调养。”

  云碧露点了点头,怪不得她除了身体酸疼,并没什么异样呢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