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,云碧露都能感觉到心跳加速,若真是这样的话,她有些担心姐姐,“瑶瑶姐,谢氏真的很厉害吗?姐夫会不会就不是谢氏的人,也可能是巧合”云碧露这样说,其实也是想自我安慰

  白瑶瑶握了握云碧露的手,“不会错的,全世界的姓谢的人都是属于谢氏家族的,只不过一个家族有主支和旁支,而你姐夫是叫谢黎墨吧?能空降直接执掌宁安市,必然是主支的人,难道碧雪没说过?”

  云碧露摇头,“我只觉得姐夫很厉害,姐夫的家人也很好,对姐姐都好,别的我就没多问,毕竟姐姐幸福才最重要”

  白瑶瑶紧张的心绷着,听到云碧露的话,叹了口气,“是呀,对碧雪好才最重要”经历了这么多,才明白,女人这一辈子恋爱和成家不一样,还是要找一个疼自己宠自己的人,才是最稳当的

  碧雪吃了那么多的苦,就应该得到一个真心对她的人,否则就不公平了

  云碧露纠结道:“虽然姐夫和姐夫的家人对姐姐好,可我担心那么大的家族,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应付过来,姐姐性子软,她总是心善”

  白瑶瑶也给自己打气道:“别担心,经历了那么多,碧雪肯定也会强大起来,只要谢黎墨对碧雪好,能保护好她就行”

  云碧露点头,“嗯,瑶瑶姐,我们要放宽心,对了,这个商业聚会,好多豪门没请”

  白瑶瑶略微一思索,道:“我猜,没请就说明那些豪门没资格进入”

  “怎么就会没资格?难道是要洗牌?”想到这里,云碧露惊的差点从床上下来,这是她脑海里的第一感觉,虽然她平日大大咧咧的,但因为从和姐姐相依为命,又在云家那样的大环境下生存,所以对宁安市的豪门布局也是极为敏感,有自己的判断力

  白瑶瑶也这样想,“我想,既然我们能想到,那么宁安市的那几个豪门也能想到,你看这一年新闻不断,我猜一开始是逐一击破,后来才是一打尽”

  云碧露同意这个观点,“瑶瑶姐,你说姐夫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白瑶瑶跟在西容子烨身边,也了解一些政治情况,开口道:“以前宁安市都是内部选执掌者,豪门可以操控,就是说宁安市还是由那些豪门给掌控,可是谢少去了就不一样,一个真正的执掌者,要求上行下达,而不是一些不听指挥的官员和民众,所以他要扭转这个局势,但那些保守豪门却不愿意,很可能形成内部冲突,这内部冲突就可能上升到一个大的层面,双方都在较量……较量到最后,谁赢这个宁安市就是谁的天下”

  云碧露斩钉截铁的道:“我觉得姐夫肯定会赢”

  白瑶瑶笑道:“看你这么维护,说明他对碧雪一定很好,回去参加婚礼就可以见了,以前光看新闻照片,和碧雪也是很相配的,最主要的是,我觉得是他的存在,替碧雪狠狠出了口气,以前苏冷寒那样对碧雪,我都快气炸了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