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也发现了,大家看男子的眼神带着尊敬,但不会说什么,也不会问。

  谢黎墨只是静静的不动声色的观察,当然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云碧雪身上,观察看看她气息稳不稳。

  “你别担心,她会好的。”主要是天地灵宝谢黎墨凑齐了,接下来也只差过程而已。

  谢黎墨点了点头,但是紧绷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松弛。

  男子似乎想让谢黎墨稍微放轻松一些,缓缓开口道:“其实这里,大家最敬重的是我的母亲,她是大家公认的族长,占卜术集天地之大才,几乎可以是驴火纯情,这次你们来,也是她告诉我的,只是你们能不能见母亲,也说不准,若是能见,也是极好的。”

  男子回头看了眼谢黎墨,发现他在认真的听着,便继续开口道:“这些年,母亲很少出来,就居住在山中,当然那样高的山峰之顶,母亲没法上去,居住在山中,与世隔绝,可以更容易的感应天运,天道。”

  谢黎墨听着,心中越发不可思议起来,这个世界,果然有很多他未知却不了解的事情。

  突然似想到什么,谢黎墨眸光一亮,云碧雪的母亲一直没有找到,虽然线索很多,但也毫无头绪。

  或许,他可以问问眼前之人的母亲。

  但是谢黎墨内心也明白,对方愿意帮他们,他已经很感激了,不能再要求别的。

  沉默了许久,谢黎墨暂时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。

  走了很长时间的山路,便到了山峰的一个空旷的地方,这似乎是山峰中凸出来的一块平地,还有山洞。

  但是这山洞非一般的山洞,里面竟然跟现代别墅差不多,有一处是专门种植药材的,一处是专门居住的地方。

  男子轻轻笑了笑,“你别觉的奇怪,这些药材感应天地灵气才能长的更好,居住在这里,也是为了静心,参悟本心。”

  谢黎墨点了点头。

  他觉得眼前的神医对他似乎很友善,一路上,也都试图找话说,缓解他的心情。

  但是这对谢黎墨来说,并无什么用,云碧雪不好,他就没心思想别的,还是沉默居多。

  而且自知之中,谢黎墨也没问过男子叫什么。

  看着谢黎墨紧绷的神色,男子轻轻一笑,道:“将她放在寒玉床上吧!待会我会给把脉她针灸配药。”

  谢黎墨看着那散发寒气的寒玉床,神色微动,记得有段时间,自己夫人看古装电视剧,还跟他羡慕了一番,说是古代的寒玉床多么多么的好。

  那时候的她神色明媚,眉眼间都是欢快的笑意,再看此时云碧雪苍白着脸靠在他怀里,几乎都快没呼吸了。

  他的心中一痛又一酸,迈步将云碧雪放在寒玉床上。

  “你可以称呼我为白子寻。”

  其实他内心也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,谢黎墨从来时就抱着他的夫人,从未放下过,哪怕爬山也不见有任何脸色变化。

  这种爱护自己妻子的行为还是让谢黎墨刷了很多好感度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