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曼竹看着安兰欣桐的时候,目光都有些深。

  他看着安兰欣桐的头发都掉在前面,他伸手轻柔的给她将头发别在脑后。

  这一刻的氛围是有些暧昧的。

  安兰欣桐的心都怦怦跳了起来,她的脸微微有些红,不知道是吃面条吃的,还是因为脸滚烫滚烫的。

  只是她看着月曼竹的时候,目光是明亮的,那么的明亮耀眼。

  这样的目光,仿佛阳光一样,能照亮月曼竹的心。

  让他仿佛都忘却过去的很多事情,此刻眼前只有安兰欣桐。

  月曼竹眸光闪了闪,道:“快吃吧,再不吃面条就凉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安兰欣桐因为心情好,感觉吃的也特别开心。

  吃完饭,月曼竹没让安兰欣桐收拾,他将屋子收拾了,碗筷刷了。

  安兰欣桐看着月曼竹的动作,只觉得他每次都不像是干活,他一举一动都透着清贵和优雅。

  其实安兰欣桐很多时候总是在内心奇怪,疑惑以前月曼竹的身份是如何的。

  一个人只有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尊贵的环境里,才容易养成这样尊贵的气质。

  不是后天养成的,而是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的气度,是骨子里透出来的,学是学不来的。

  不过虽然对月曼竹的身份有疑惑,但是月曼竹不说,安兰欣桐也不会多问的。

  安兰欣桐也是希望月曼竹能高兴。

  她之所以想经商,也是想着,以后拥有强大的经济能力,能影响到东耀国的经济命脉,那样的话,她就有能力去保护月曼竹了吧?

  她知道,他是有秘密的,但是他不说,安兰欣桐就装作不知道,也不去问。

  她想,也许有一天月曼竹想告诉她的话,自然会跟她说的。

  月曼竹收拾好了后,安兰欣桐还在椅子上坐着。

  她就那样托着腮看着月曼竹。

  月曼竹收拾好转头就是看到这样的安兰欣桐。

  这一刻,月曼竹的眼中也带上了莹润的光芒,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  这一刻,他感觉到他不是一个人,或许这里是他的家。

  月曼竹走到安兰欣桐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累了?”

  安兰欣桐摇了摇头,她深深的看着月曼竹道:“我想在这里睡。”

  安兰欣桐的意思就是今晚不回去,就在月曼竹的床上睡。

  虽然不做什么,但是怎么也是睡在一起。

  安兰欣桐其实内心是很不好意思的,但是她还是说了出来。

  她对这个时代这个世界,其实没有什么归属感,也是因为有月曼竹,她才融入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中。

  她觉得,要在月曼竹身边睡,才会有安全感。

  月曼竹诧异了下,他挑眉看着安兰欣桐,眼中似乎带上了一丝笑意。

  安兰欣桐被月曼竹看的不好意思,“那个,要是不方便的话,我就……”

  月曼竹看着安兰欣桐,心里叹了口气道:“傻瓜,真是个傻姑娘!”

  “我哪有傻!”

  “这里不也是你的地方吗?”

  听到月曼竹这句话,安兰欣桐大概就明白什么意思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