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兰欣桐都惊叹不已,“静芍,你的力气这么大?”

  “小时候,爹娘每天天不亮就要做糕点,早晨好出去卖,我也会帮爹娘揉面,时间长了,可能就练的力气大,要不是小姐,静芍都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活着,小姐还教导我们很多东西,小姐是静芍的恩人。”

  安兰欣桐听着,都有些心酸,“傻丫头,我看着你,就跟看着妹妹一样,等以后,咱们店铺生意越来越火,我们就开分店,到时候静芍就是老板了。”

  听着安兰欣桐的话,柳静芍眼中都焕发出了光彩。

  两个人捣鼓了好几个小时,到了半夜的时候,糕点的香味再一次飘散了出去。

  安兰欣桐特别高兴,只觉得特别有成就感,她赶忙将做好的糕点让月曼竹品尝。

  安兰欣桐每一样切成了小细块,让月曼竹尝。

  这样不会撑着。

  月曼竹吃着觉得口味确实不错,不过他也会提一些意见,比如将一些花瓣加入,还可以加很多东西,这样的糕点,吃起来就带有不同的味道,更有特色。

  听着月曼竹的话,安兰欣桐眼眸一亮,就想继续研究。

  月曼竹看着时间不早了,握住她的手道:“听话,这么晚了,先去睡觉,明天再去做。”

  “哎呀,我现在很兴奋的,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,我不困的,我要去做糕点。”

  “听话,你这样身体吃不消。”

  听着月曼竹的话,安兰欣桐似乎都能听到他话语里的心疼味道。

  安兰欣桐也想睡觉,可是她现在全身血液沸腾着,根本就没有困意。

  就算是她躺下也睡不着。

  安兰欣桐可怜兮兮的看着月曼竹,眼中都带着水光,“可是,我就算是躺下,也是睡不着的。”

  看着安兰欣桐这样的神色,月曼竹心就柔软了起来,“你不是想听故事吗?我给你讲故事,你听着就睡着了,而且静芍还是个小姑娘,你要是忙的话,她也会跟着忙一夜。”

  月曼竹如果有心想说服一个人的话,还真的是能说服的。

  安兰欣桐确实想听月曼竹讲故事,她喜欢睡觉的时候听他的声音。

  而且她也是心软的,也是不想让柳静芍也跟着忙一夜的。

  “那好,我听你的,我先睡觉,第二天在忙。”

  看着安兰欣桐听话乖巧的样子,月曼竹都忍不住笑了笑。

  安兰欣桐让柳静芍赶快回去休息。

  但是柳静芍却也是一副兴奋激动的样子,完全没有困意,说要继续研究糕点。

  还是安兰欣桐劝了好一会,柳静芍才答应回去睡。

  不过这么晚了,哪怕去别院那边很近,安兰欣桐也会担心走路不安全,所以就让柳静芍先睡在小翠的屋子,等第二天一早也可以继续研究糕点。

  ……

  晚上,安兰欣桐躺在月曼竹的怀里,开心的闻着他身上的气息,一副要听故事的样子。

  月曼竹有些无奈,但是也开始给安兰欣桐讲起了故事。

  “从前有一个人,生活在大家族里,但是因为他生来有些特殊,所以并不受家族的待见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