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谷正寻笑道:“表现的很不错,进步也神速,和你的努力分不开。”

  云碧露得到师父的夸奖,觉得自己的努力总算没白费,“谢谢师父,我能有现在,幸亏有师父的教导。”

  谷正寻看着乐观积极的云碧露,想了想道:“碧露呀,你难道就没发现,你进步如此神速,其实和你的体制有关系。”

  云碧露愣了愣,然后低头观察自己,从脚往上看,看了看自己的手,“师父,我皮肤看起来似乎好多了,是不是跟咱这谷中气候有关,只是体制,我自己没发现呀?”

  谷正寻指了指旁边的石凳,让碧露先坐下,“你觉得,若非你体制特殊,你那样高强度的锻炼后,第二天还能精神恢复那么好?你觉的,若是你体制不特殊,你会进步这么快?”

  “可是师父,我付出的努力也是很多很多的。”

  云碧露心里,其实没法将自己的进步归于体制上,要是真这样,她的努力那不是白费了吗?

  她习惯什么事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,就像武术的进步,如果是她刻苦努力所以进步神速,她会有种成就感的。

  谷正寻摇了摇头,慈爱的一笑:“练武是需要好的体制,若非好苗子,怎么辛苦怎么锻炼都不会进步这样快。”

  “师父是不是想说,我是天才?”

  谷正寻笑了笑,喝了口茶,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云碧露是很会自我调节的人,她托着腮想了想道:“既然师父这样说,那我就相信,而且我觉得进步快是好事,我应该高兴。”

  顿了顿,云碧露开口道:“师父,你以前说,我的体制可能遗传我母亲那边的血脉,那您能帮我找到和我母亲有关的线索吗?”

  谷正寻想了想,将茶杯放下,目光幽幽的看着远处,半晌后,他道:“罢了,师父为你走一趟。”

  “师父是不是要去找那个占卜的人?”

  谷正寻知道这丫头很机灵,“可以这么说,师父今日过来,也是要跟你说一件事的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你们学校正月初九就开学。”

  谷正寻说完这句话,云碧露豁然一下站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师父,“师父,这……你不会是开玩笑吧?哪有正月初九开学的,呵呵……”

  一说起学校,云碧露的心便猛然的开始跳动,因为她会不由自主的去想皇逸泽。

  这段时间,她刻意的不去想他,可是这由不得她自己,人的思想是无法控制的。

  有时候午夜梦回,她都会想到别墅的灯光,梦到站在窗边消瘦的皇逸泽。

  有时候睡梦中,还会梦到她一开始追皇逸泽的场景,他很冷很冷,她有时候还会哭着醒来。

  有时候也会梦到,她在冰冷的海水中,游呀游的……很害怕很慌乱,不知道会不会活下去。

  她早晨醒来,都会用很大的力气去缓解那种心情,然后积极的投入到一天的训练中。

  她几乎是用力在摔打自己,因为累到极致,困到极致,就不会想那么多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