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皇逸泽放开云碧露的手,按住她的肩膀,让云碧露无法逃开。

  皇逸泽深深的看着云碧露,其实心里有太多的话要对她说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云碧露抬头看向皇逸泽,他的眼眸里含着太多复杂的情感,有些伤痛却怎么也掩盖不住。

  云碧露心疼了,疼的厉害,可是她却咬着牙,就是不说话也不开口。

  皇逸泽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碧露,我知道你恨我怨我,但是别逃开我,行吗?”

  云碧露听着皇逸泽这句话,心尖都发颤了起来,他是黑龙党的少主呀!

  她何曾听过他这样带着一丝祈求软弱的语气。

  她不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,她不想让心里受着煎熬,就好像他现在这样,都是因为她造成的。

  这种感觉,让她的内心很不好受。

  “丫头?”

  云碧露眼圈发酸,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在他面前软弱。

  她抬头认真的看向皇逸泽,“皇逸泽,你是不是觉的你无论怎么对我,我都应该和和以前那样,没心没肺的继续当做什么都没发生?”

  这是云碧露第一次用质问的语气和皇逸泽说话。

  皇逸泽看着她的眼眸,那里有着隐忍的痛苦,皇逸泽心跟着刺痛的厉害,她难受,他看了,就会更加难受。

  皇逸泽也意识到,自己对她的伤害有多深,自己以前忽略的有多彻底。

  以前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心其实要好好呵护的,她们的心跟水晶一样,在感情上那么的脆弱不可碎。

  “丫头,不是这样的,是我没保护好你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云碧露心里有些艰涩,她深吸了口气,一字一句的道:“皇逸泽,不是你没保护好我,而是我们之间真的有问题,也不是之前我爱的不够深,而是你觉的我太容易得到了,可以不必管我是如何想,不必管我是不是会受伤,你但凡拿出点耐心对我,也不会这样。”

  其实无论隔了多久,对于在黑龙党那段时间的经历,她都是很介怀的,尤其她那样孤单的时候,对他是那样的需要,她等着他,盼着他,他却用那样冷漠的语气将她排斥在外。

  每每想来,心都是刺痛的,都是无法接受的,别人伤云碧露,她不觉得难过,可是唯独皇逸泽,他哪怕冷漠的一句话,她都是受不了的。

  因为他是她的蜜糖呀!

  蜜糖一旦变苦了,她会失去味觉的。

  “对不起,丫头。”

  皇逸泽看着这样的云碧露,他也是难受的,但是他却无从辩驳,那时候,他确实有些忽略了她,而且有些冷漠的待她了。

  “皇逸泽,你承认吧,那个时候,你其实有过后悔,后悔带我去黑龙党,你觉得不应该带我去那里,你觉得我想去中心营接受选拔训练,其实也是无理取闹,你觉的我不听你的就是不对的,你觉的我所有的付出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,你觉的我一点都不体谅你,你甚至在烦躁的时候,都脱口而出不该带我去黑龙党,不是吗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