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虽然是睡沙发,但是皇逸泽却从未觉的如此安心,因为他的丫头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,他们在同一个屋子下。

  半夜,云碧露开始肚子疼,而且疼的厉害,她更是从睡梦中被疼醒了。

  云碧露知道这种疼不同以往,似乎是来月事的感觉。

  她不想打扰皇逸泽,咬牙起来,然后去洗手间,却看到客厅里沙发上的皇逸泽。

  皇逸泽长的高,所以睡在沙发上,几乎有些蜷着身子,对他来说不舒服。

  云碧露看了,内心升起一股很复杂的感觉,让她有些纠结,其实曾经两人也是同一张床,同床共枕很多次,但如今却……

  她咬了咬牙,悄声的进了洗手间,发现果然来了月事,她算了算时间,按照常理,不应该是这个时候,都提前了一个多周。

  云碧露很苦恼,肚子疼的厉害,这种痉挛的感觉,弄的她额头冒出大片的汗,一滴滴的落下。

  怪不得吃饭的时候,那样没力气,原来是要来这个了。

  可是就算是这样,她也忍着,牙齿紧紧咬着唇瓣,不让自己发出声来,无非就是她不想吵着皇逸泽睡觉。

  可是再逞强,云碧露在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,一个脚滑,眼前发晕,摔倒在地。

  “碰”的一声,一下子惊醒了皇逸泽。

 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然后大声道:“碧露,碧露,是不是你?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  皇逸泽大跨步的朝洗手间方向跑去,直接打开门,看到云碧露正扶着墙要站起来,而她腿上露出点点的血红。

  这可把皇逸泽吓坏了,他脸色瞬间血色都褪去了,手抖着一把抓住云碧露的手臂,“丫头,你别吓我,你怎么了?”

  看着皇逸泽瞪大眼睛惊恐的样子,云碧露扭捏了一下,这事怎么好意思说。

  但她知道,自己再不说,真就吓坏皇逸泽了。

  “那个,我来……就是女人的那个,每个月都有的那个……”解释完,云碧露都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皇逸泽这才恍然,“那……你怎么会摔倒,你身上怎么这么凉?是不是很疼,我带你去医院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,你给我烧点姜糖水,然后给我弄点热水袋,我护在肚子上会好一些。”

  这时候皇逸泽也想起了医生的嘱咐,赶忙手忙脚乱的将云碧露重新抱回卧室,再去烧红糖水给云碧露喝。

  “你在家等我会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说完,皇逸泽匆匆忙忙去了趟超市,再次回来的时候,手中提着两个塑料袋,一个是各种牌子的卫生巾,另一个是热水袋还有一些零食点心。

  当皇逸泽将卫生巾给云碧露的时候,他的耳根也是有些发红的。

  云碧露更是惊诧,她很难想象,作为男神级别的皇少,是如何去超市将这些东西买回来的?

  皇逸泽咳嗽了一声道:“我知道,你可能是需要这个,还有热水袋,我给你灌满了热水,你敷在肚子上。”

  云碧露反应了好一会,笑道:“谢谢你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