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雪完全是靠着本能的反应,就算是那种鸟还没出现在视线里,她也只是凭着声音,射击……

  消音枪骤然射出,几乎是在云碧雪本能的反应之下。

  射出后,紧接着,云碧雪便踩着窗户,从二楼跳下,长鞭横扫,天罗地网从天空盖下。

  消音枪虽然是消音了,但震动的声音也是很强的,谢黎墨根据枪击的方向,瞬间跃出,急速的去抓那只鸟。

  果然,夫妻两个配合之下,那鸟还真是插翅难飞,而暗中跟着鸟出来的人,也被影卫都抓住了。

  所有的动作都在快、狠、准三个字上。

  谢黎墨对影卫道:“上刑,直到那人说出有用的价值为止。”

  “是!”影卫明白,谢少既然如此说了,那人连求饶的可能都没有,他只能说出他所有直到的事情。

  “还有,若是不说,让谢六亲自出面,催眠。”

  “是!”

  谢氏之中,谢六才是真正掌握催眠术的那个人,而且能运用的驴火纯情,但是这种催眠术对谢六的身体损耗比较大,一年只能用一次,对身体无碍,多了,不行,所以若非不得已,谢黎墨不会让谢六再次运用。

  而云碧雪抓住那鸟后,便用了铁链之网将她锁住。

  “枪中放的是麻醉剂,可是都一个小时了,它怎么还不醒?”

  “既然不醒,那你也可以这样研究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知道这鸟对什么感兴趣,只有知道它吃什么,才能知道它以什么为气息追踪,而且它长的跟鹦鹉差不多,但是又不像,倒是挺漂亮的,就是不知道醒来是个什么样?”

  谢黎墨看着这只鸟,脸色变幻了好几下,方缓缓开口道:“这是传说中的颜族之鸟——魅心。”

  云碧雪有些吃惊,“魅心?这鸟的名字?还真是挺奇怪的名字,倒是挺魅惑人心的。”

  “我在古籍上看过,这鸟确实叫魅心,是传说中颜族的贵鸟,是颜族颜女珍爱的宠物。”

  云碧雪想了想,问道:“颜族?还有这样的称呼?总觉得不一般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也只能是这些,没法给你解惑了。”

  “那你的古籍上再无多余的记载了?”

  谢黎墨无奈摇头,“没有了,只有一个图还有几行古字,我能辨认出来,也算是不易。”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然后将目光一直落在叫“魅心”鸟身上,似乎用视线研究着。

  云碧雪等了好一会,有些焦急的伸手想去弄铁链中的鸟,但是冷不丁却被那鸟用嘴叨了一下,手上立马就出血了。

  云碧雪手上流血,那鸟却一下子将她手上的血都给喝了。

  谢黎墨大惊,瞬间将云碧雪的手给握住,开始给她包扎,不免责备道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她受一丁点的伤,他都会心疼不已。

  云碧雪没管自己的手,倒是看着那只鸟,惊道:“黎墨,这鸟竟然喝血!难道它是靠血连辨别气息的?”

  云碧雪内心实在是吃惊,那鸟似乎也不怕什么,麻醉逐渐的消散,它还叽叽的叫着,扇着翅膀。

  “黎墨,你快看,快看,这鸟,它翅膀上的图案,跟王千瑾母亲手镯上的图案一模一样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