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轻轻刮了刮云碧雪的鼻子,轻声道:“想象力这么丰富,为什么不觉得先祖是被伤的?”

  云碧雪想了想道:“爱屋及乌,我觉的你的先祖一定跟你差不多,惊才绝艳的人,很受姑娘喜欢的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一开始我就很受你喜欢?”

  云碧雪被这个问题几乎有些问倒了,她之前还真没想过,不过她和谢黎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她都记得很清楚。

  第一次相见,是在帝豪的礼厅,她去找苏冷寒,无非想救爷爷,却被践踏了尊严。

  偌大的礼厅,她摔倒在地,手更是被碎玻璃伤着,那时候她绝望的心那样的枯寂,是他走了进来,帮了他,如同救了她的心一样。

  那时候的谢黎墨如何,她依然记得,他一走进礼厅,就引起一片轰动,毕竟他是那么的高贵,风华绝代,清贵绝艳。

  如今想来,那时候她的心也被吸引住了吧?

  云碧雪有些脸红,不说话,谢黎墨笑了笑,声音如瓷器一样,珠落玉箫,那么的动人。

  “笑什么?”

  “没有。”其实此时谢黎墨不用问答案,也知道了答案,他心中有些愉悦,这幅皮囊能打动自己夫人,还是很不错的。

  而且他也很高兴,在那一眼,他便出手帮了她,他做的最正确的决定,就是从一开始抓住了她。

  “走吧,进了祠堂,你会对先祖有所了解的。”

  “黎墨,你会阵法吗?我是说,这些机关阵法,你能修改?”

  “我天生似乎就对这些比较精通,举一反三,自然能修改能精进,不过,我一直保留着,没有动,毕竟是先祖的心血。”

  “心血?”

  “恩,知道为什么叫情杀阵吗?因情而杀,因情而困,所以先祖才创了这个阵法,留在谢氏祖地上。”

  谢黎墨说着,也有些幽叹。

  云碧雪听着,不知为何,心里一缩,似有疼痛,越往里走,越觉的心有些沉重,她便不再说话。

  其中走过一片花海,盛开的各种蔷薇花,美丽又妖艳。

  云碧雪痴痴的看着这片花海,不知为何,她心中升起一股凄寒的感觉,总觉得眼前不是花海,而是像血海一样。

  她一用力反握住谢黎墨的手,谢黎墨担心的看着云碧雪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心里有些不太舒服。”

  “这里面寒气有些重,是我的疏忽。”紧接着,谢黎墨将外套脱下来,给云碧雪披上。

  一瞬间,暖意袭上心头,云碧雪神色缓了缓,“我没事,快到了吧?”

  “恩,穿过这片花海,还有一处庭院,再后面才是祠堂。”

  “这花海倒像是专门为人种植的。”

  “如你所说,确实有千年历史。”

  云碧雪突然觉的,谢氏总部埋藏了很多很多的秘密,她有一种要解开所有秘密的感觉。

  当跟着谢黎墨走进祠堂的时候,云碧雪还有些晕乎,她一直在想事情。

  “这就是祠堂,有些老旧,因为经过千年的时间,除了整修,并没有重新加盖。”

  云碧雪似没听到谢黎墨的话,她突然就被墙上正中间的那副画像所吸引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