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秦淮翎这句话,秦姑直接懵了,完全反应不过来,这请帖明明是秦淮翎给的,怎么他是这幅表情?

  似想到什么,秦姑脸色煞白,用手指着秦淮翎,道:“是你,一定是你,这一切都是你做的”

  “姑妈,这里可不是别的场合,别发疯”秦淮翎的语气虽然很淡,但却带着一丝严肃和威慑力

  这是秦姑第一次见秦淮翎这样对她,以前秦淮翎总是很冷淡,但却不会这样顶撞她,对她这样大不敬!

  秦姑一下子有些受不了,脸色大变,煞白中带着阴翳,“秦淮翎,好呀,你翅膀硬了,不把我这个姑姑放在眼里”

  秦淮翎拿出真正的请帖递给守门的人,守门的人接过看了眼,然后恭敬的放行

  车辆驶进的时候,秦淮翎看了眼秦姑,目光带着危险和冰冷,道:“秦姑,至于我有没有将你放在眼里,你自己清楚,而且你做过什么,自己也清楚,就不用我一一去说了吧!”

  秦姑看着进去的秦淮翎,半晌后才回神,打了个激灵,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,他刚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她做过什么?

  秦姑恍惚中不敢置信,有人开车戏谑的看了她一眼,开车进去了

  车辆陆陆续续往里进,只有秦姑被往外赶,带着落魄和狼狈,今日可是让人看了无数的笑话

  秦姑气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,就算是坚持,最后还是被赶了出去,她秦姑还从没这么狼狈过,她带着汹涌的火气直接就往秦氏集团去,当即就要开股东大会

  但是这次她下令开股东大会,竟然没几个人参加,除了她勾搭的那两三个心腹,其余人都没到场

  秦姑当场发飙,“到底怎么回事,那些人呢?怎么都没到场”

  “总裁,您先别着急,可能今日是商业聚会,大家忙着去看,看新闻现场直播,给耽误了”

  秦姑气的胸膛都来回起伏,一把将旁边的花瓶给扫到地上,听着花瓶清脆的破碎声,她心里的火气还是没消减

  她又直接开车想去秦家老宅,找秦淮翎的父母出气,可是当到了秦家老宅时,却被告知,秦淮翎的父母都被接走了!

  秦姑身形一晃,简直就是站不稳了,她一下子扶住旁边的门框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佣人也是第一次看秦姑这样惊恐的脸色,连忙弯腰声道:“就是秦姑您刚离开秦家的时候”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好一个兔崽子,算计到我头上来了……”笑着,秦姑狠狠的压下火气,眼中闪过阴险阴翳的光芒

  她从秦家老宅出来的时候,直接给一个神秘的号码打电话,目标就是在商业聚会后击杀秦淮翎,只要秦淮翎死了,秦家照样是她说了算!

  帝豪一楼偌大的大厅,美轮美奂,受邀的家族还有社会人士也都陆陆续续到场,场面空前盛大,人员也是非常的多

  大家也都抓紧机会相互结交,这都是最有利的人脉资源,所以杯酒交错中,寒暄声交流声不断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