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雪从来没这样黏人,这次更是跟小姑娘一样,抱着谢黎墨不松手。

  谢黎墨叹了口气,坐在床边,重新将她抱在怀里,如哄小孩一样,拍着她的后背,轻抚,“对不起,我不该带你去祠堂。”

  谢黎墨心中有些自责,是他的疏忽,将她一个人扔在里面,没想到会让她受到惊吓。

  “阿雪,你是不是见到什么了?”

  云碧雪将头靠在谢黎墨的怀里,闻着他身上的气息,心里才慢慢回暖。

  之前,梦中那红衣女子的心情痛苦绝望,为情所困的感觉,是那么的揪心,连她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了。

  那一瞬间的空寂和不安全感,让她心里乱糟糟的,这时候靠在谢黎墨怀里,被他哄着,那种感觉才消失。

  “阿雪,没事,我在你身边,下次不带你进去了,关于颜族的书,我带出来给你看,恩?”

  “是我的错,你这样,我跟着焦急……”

  云碧雪抬头看着谢黎墨,道:“我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,对了,我去的那个屋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看里面有一件女子的红衣,是古装的。”

  谢黎墨叹了口气,“我都忘了告诉你,不要乱走,还好你只是进了屋子,不是在院子里乱走,院子里有很多阵法,一旦走错了,阵法乱动,你会产生幻觉。”

  “那屋子呢?”

  云碧雪的目光太过执着,似乎一定要弄明白。

  谢黎墨缓声开口道:“那是先祖收集的东西,听说是他所爱之人的东西,对他极为宝贵,他留下古训,那里是禁地,不能进。”

  云碧雪撇嘴道:“不能进,那还留着干什么,故弄玄虚。”

  听着云碧雪话里的不满,谢黎墨轻轻笑了,“有一句话叫睹物思人,留着可以思念,可以有心理安慰,至少让人觉的有人陪着他。”

  “你倒是了解。”

 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笑道:“我只是猜的,博夫人开心一笑。”

  云碧雪嘴角微微扬起,主动凑上去吻了谢黎墨一下,“我饿了,想吃东西了。”

  “好,等一会,我去给你拿。”

  待谢黎墨离开后,云碧雪重新去另一间卧室看魅心鸟,想到梦境中变成红色的鸟儿,有些心惊。

  难道这魅心鸟会变色?可是古籍上没记载,谢黎墨也没跟她提过。

  云碧雪用手指戳了戳魅心鸟,“你一口一个老娘,叫的颜姬不是我,应该是千年前的颜族先祖吧?难道我跟她很像吗?你是不是会变色?变成红色?”

  “算了,你都睡着了我,问你你也说不出来,等你醒了再说吧!”

  就在云碧雪自顾的说话时,外面出来守卫的禀报,“少夫人,有人求见。”

  云碧雪愣了下,自从强势回归后,给她和谢黎墨赢得了一段时间的安静,都没人敢上来试探或者求见,今日谁破例了?

  “就说我身体不适,不见。”

  那守卫的人出去,一会进来道:“少夫人,是步家小姐,步佳柔,说是一定要见您。”

  云碧雪冷笑一声,不屑的道:“步家小姐?她说见,我就一定要见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