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听着这句话,心咯噔的一跳,脸色也沉了下来。

  对谢黎墨来说,很少有不能掌控的事情,但如今很多事情,再加上白子寻的这句话,让他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。

  他最怕失去的就是阿雪,其余的他都可以握在手心里,唯有人心是不可控的。

  他对于自己爱的人,是倾尽所有的宠着爱着,呵护着,生怕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  谢黎墨闭了闭眼睛,心里有些乱,若是就想白子寻所说的那样,他也不会放开阿雪的。

  看着谢黎墨脸色的变化,白子寻明白,这个强大的男子,心中装满了云碧雪,他的情绪若有波动,就是因为云碧雪的事情。

  当初他能为了救云碧雪,不顾自己的生死,就可以说明了一切。

  “你这样为她,这样在意她,没人能将她带走。”

  谢黎墨苦笑的摇了摇头,“若如你所说,有人自带前生记忆呢?”

  白子寻笑了笑,“那都是虚幻的,当下这一世才是重要的,不是吗?只要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择,何况,你对她的感情,她对你的感情,你们不是都很清楚吗?”

  谢黎墨想到之前云碧雪说的话,珍惜当下,不由的失笑道:“是我固执了。”

  “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这是很自然的心态。”

  谢黎墨沉思了下道:“待会还要麻烦你,为她看看身体,我有些不放心。”

  “好,来了自然是要替你们看一下身体,我先替你看看吧!”

  谢黎墨本要拒绝,只是他还没开口,白子寻便开口道:“你若是真的爱她,便是为了她,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毕竟能陪伴她到老的可是你,你难道放心将她交给别人?何况,若你们真有前世,你若是对不起她,这一世不该好好弥补吗?”

  白子寻的话足够犀利,谢黎墨说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
  当白子寻给谢黎墨把完脉后,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谢黎墨。

  谢黎墨淡淡道:“无妨,你若是看出什么来,尽管说便是。”

  白子寻轻咳了一声道:“夜夜笙箫,也是需要节制一些的。”

  谢黎墨微愣,继而反应过来白子寻所说的是什么事情,最近,确实夜夜笙箫,几乎能贪欢到天明,但是这种事情自己知道便好,被说出来,哪怕心脏承受力再强,也是稍有尴尬的。

  “不过你身体没事,但是女子身体再好,往往也承受不住这些索欢,容易疲惫。”

  虽有尴尬,但是谢黎墨还是缓声开口道:“好,我会注意的。”

  其实白子寻也是为云碧雪的身体考虑,他是医者,自然知道女子的承受能力,虽然有些话在普通人口中难以说出来,但是他作为医者,需要说的还是要开口的。

  但是白子寻并不知道,其实云碧雪的体制早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,很多时候,是云碧雪为了心里踏实,向谢黎墨索要。

  当然这种床榻之事,谢黎墨是不好意思说清楚的。

  “对了,你说那个自带记忆,是怎么回事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