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梨千幽手中摩挲着这幅画,看着画中的人,内心恍惚叹息,没想到,二十多岁的她是这个样子。

  她有所变化,但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就是玉琴。

  过了许久,梨千幽激动的神情才平复下去,他的目光才依依不舍的从画中收了回来。

  他旁若无人的将画珍贵的轻轻卷了起来,起身放在书桌旁。

  然后他才回来坐下,看着谢黎墨和云碧雪,倏然笑了,“现在不用我说,你们两个孩子也知道了,我确实和你的母亲相识。”

  两个孩子送这幅画,梨千幽便明白了,一是试探,二是想询问什么,两人很聪明,他很喜欢。

  而且看画中的玉琴,多了温婉的气息,眉眼间是幸福的笑容,说明她应该过的不错,他也就放心了。

  云碧雪怔怔的看着这位梨先生,没想到他一笑起来,还真是儒雅动人,有着成熟的魅力。

  这位大伯在年轻时应该也是一位美男子,因为他现在看起来也像少女杀手。

  她在想,难道母亲和他曾经有过什么感情?

  想着,云碧雪内心否决,她小时候是记得的,母亲和父亲的感情很好。

  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,通过这位梨先生找到母亲。

  看着谢黎墨和云碧雪的表情,梨千幽叹了一口气,自顾的说道:“你母亲十八岁之前,大多时间都是和我待在一起的,所以不但相识,还非常了解,她是我非常重要的人,所以你不用担心,她的女儿,我会护到底的,不会让人伤害你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这位梨先生儒雅温和的声音,心里有些感动,她的父爱只停留在小时候,很渴望父亲的。

  虽然谢黎墨的父亲对她也好,但是比较沉默,大多时间都是给她和谢黎墨独立的空间,所以她感受父爱的时候很少。

  但是不知为何,这位梨先生让她有一种,无论她怎样,他都会护她的感觉,也只有父亲才会如此吧!

  “谢谢梨先生。”

  “叫我梨伯父吧!你们两个都可以这样称呼我。”

  云碧雪甜甜的一笑,立马改口道:“好,梨伯父。”

  谢黎墨看云碧雪高兴,心情也好,自然跟着叫道:“梨伯父。”

  “哈哈,好,想问什么就问吧!”

  云碧雪搓了搓手,不知如何开口,谢黎墨安抚的拍了拍云碧雪的手背,然后对梨千幽道:“实不相瞒,我和碧雪对她母亲的信息了解的非常少,她小时候母亲和父亲便不见了,所以想着通过你……”

  谢黎墨还没说完,梨千幽脸色便霍然一变,目光迸射出锐利的光芒,“你说什么?玉琴她……她怎么会不见了?”

  看着梨千幽震惊的神色,云碧雪的心又提了起来,“难道黎伯父并不知道我母亲如今在哪里?”

  谢黎墨拉住云碧雪的手,让她不要激动。

  梨千幽脸色也很不好,“实不相瞒,你母亲十八岁后的情况,我一无所知。”

  谢黎墨镇定道:“但我想,梨伯父应该知道碧雪母亲的身份吧?或者是她的家族在哪里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