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并且在这件事上,夜氏利用了他的妹妹,这就是不可饶恕和原谅的。

  隐士世家又如何,对谢黎墨来说,想动依然能动的了。

  就如同整个无名州,谢黎墨以一人之力都可跟整个无名州抗衡,虽然如今一切比较顺利,是因为有这位梨千幽的帮忙。

  但在他十多岁的时候,布置计划时,将任何可能性都算在了里面,其实就算是没有幽住梨千幽的帮忙,他依然能在无名州保的了谢氏,只不过多费一些功夫罢了。

  回到谢氏后,谢黎墨便开始召集影卫,分派任务,更是对全世界各地的谢氏下达命令。

  云碧雪知道他很忙,关于查找隐世家族夜氏的事情,她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她将那两个被制作成标本的魅心鸟放在了一个专门的屋子里,她跟谢黎墨商量过,谢黎墨说只要她高兴就好。

  所以她就专门腾出了这样一个小屋子,作为魅心鸟的小祠堂。

  她心里闷闷的难受时,就去看那个还活着,却昏迷的魅心鸟,有时候过于担心了,就会将白子寻叫来查探一下它的身体。

  从白子寻嘴里听到,“没事,魅心鸟只是因为神经素有些多,还有之前可能耗费了所有心神,需要休息,过段时间自己会醒来的。”

  听到这样的话,她才会稍微放心一些。

  梨千幽如今在整顿新的联盟会,设立新的规矩,是为谢氏做铺垫,待将新的联盟会弄好后,他应该就会离开吧!

  云碧雪是想,梨千幽回去找母亲时,她也跟着,只是这话不知道如何跟谢黎墨说。

  晚上睡觉时,云碧雪做梦,又梦到了那一日,红衣女子的族人被官兵围攻的那一日。

  鲜血和凄厉的喊声交织在一起,带着凄艳绝美的风情,看了,都让人心中泛起凉意。

  那些官兵大肆的杀伤,不顾女子族人的老弱幼小。

  即使是做梦,云碧雪依然能感觉到那浓浓的悲沉氛围,她想上前帮忙,奈何怎么都帮不上忙,她仿佛是虚空的,只能干着急的看着。

  在红衣女子受伤,身上染血的时候,远处飞来一只仿佛染上红色血液的魅心鸟。

  她扬天长啸,扇着翅膀就朝着红衣女儿而来。

  “颜姬,颜姬,老娘来救你……”

  “谁敢欺负老娘的颜姬……老娘打死你们,老娘的翅膀扇死你们……”

  “你们让老娘的颜姬受伤,老娘弄死你们……老娘让你们七窍流血……”

  “气死老娘了,老娘的颜姬,心疼死老娘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红色的魅心鸟扇着翅膀乱飞乱打,隔绝了所有要伤害红衣女子的官兵。

  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魅心鸟的战斗力也有些削弱,毕竟和无数的官兵抗衡,它也是会累的。

  哪怕被刀捅伤,被打的翅膀都掉了羽毛,它依然顽固的维护着红衣女子。

  红衣女子喘息了口气,伸出手想抚摸同样受伤的魅心鸟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不知从哪里飞来箭羽,朝着魅心鸟便射过来,一支又一支,穿透了魅心鸟的整个身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