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像皇逸泽的父亲,皇鸣林那样,肯定心里不平衡,觉的儿子都没对他那么好过,却对她这样一个外来的丫头如此好,为此不回家,那不生气还怪了!

  其实皇鸣林根本就不从自身找原因,以前没有她云碧露的时候,他们父子的感情也不见得多好。

  而且皇鸣林这个当父亲的也没怎么称职,曾经就对不起皇逸泽的母亲。

  这些云碧露心里明白,但没说出来让皇逸泽难过。

  皇逸泽抓过云碧露的手,吻了吻,道:“别人如何想不重要,我做我的,别人干涉不了。”

  云碧露清澈的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的光芒,“那个人是你父亲。”

  皇逸泽神色淡淡道:“若非他是我的父亲,我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  云碧露愣了下,眨了眨眼睛,有些没消化皇逸泽话中的意思,他怎么冒出手下留情这一说了?

  转念一想,云碧露恍然明白,可能是因为她的事情。

  “皇逸泽,当初的事情和你父亲没什么关系的。”

  皇逸泽听着云碧露在为自己的父亲辩解,摸了摸她的头道:“别多想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云碧露将皇逸泽的手拿下来,道:“皇逸泽,我是跟你说认真的,我其实不希望你和你父亲之间的矛盾因为我,但是我也不可能因为你家人的原因而离开你。”

  皇逸泽神色一动,邪魅的眼中掠过一丝幽光,他双手按住云碧露的双肩,认真的道:“丫头,你才是陪我一生的人,所以我也不会允许你有逃离的想法。”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如此认真的神色,心一下子被击中,整个人都受到很大的触动。

  一时间,她心海波涛起伏,怔怔的看着皇逸泽。

  一时间,云碧露觉的思路都短缺了下,她怔愣的道:“皇逸泽,要是我离开呢?”她突然就想看看他的反应。

  云碧露话一落,只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手一用力,差点捏碎她的肩膀,她忍着苍白的脸色,一眨不眨的看着皇逸泽。

  就见皇逸泽眼底的邪魅之气越发浓烈,里面暗含着一股幽暗和杀意。

  皇逸泽一字一句的道:“碧露,我还是那句话,你是我的,身心都是,若你离开,我会杀了你,然后自杀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,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半晌,有些结巴的道:“有……有……这么严重吗?”

  皇逸泽沉声道:“有!你可以将我的心挖出来看看。”

  云碧露赶忙抱住皇逸泽,道:“跟你开玩笑的,你还当真了,你对我那么好,把我养的胃口那么叼,性子也开始骄纵了,别人受不了的,也只有你能受得了我。”

  云碧露这句话,让皇逸泽身上的寒气稍微收敛了下,他僵硬的身子在她抱着下渐渐放松下来。

  皇逸泽心中暗想,还要继续宠着,最好宠的无法无天。

  刚刚那一瞬间,他能感觉到整个人被黑暗包围着,有一股弑杀的冲动,血液都在沸腾,那是他心底的戾气和黑暗之气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