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没人知道他的感受,他也习惯了,整个人也冰冷麻木了。

  但是就在这样的时候,他遇到了那样美好的碧露,他即使把持着自己的心,长久下去,也很难不动心。

  而如今,他什么都没跟碧露说,聪明的她就能猜出什么来,而且能懂他,心疼他。

  就连父亲也不会这样心疼他,被心疼的感觉,其实他已经很久很久没体会过了。

  小时候,母亲还在的时候,生病感冒,或者身体不舒服,不爱吃饭的时候,都是母亲心疼他。

  可是后来没了母亲,无论他是不是生病感冒,都再没人管了。

  别人只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他,不会全心全意真心为他。

  就连下属,你若没有能力让他们信服,你也是无法真正掌控他们的。

  父亲看的,就是他训练成果,哪怕他发烧感冒,只要没死,就要坚持。

  他一开始有过抗衡,但是没人管,你是生是死都没人管。

  那种滋味他在不想体会一遍。

  皇逸泽想着想着,脸上的神色变幻万千。

  云碧露一直都看着,不知为何,看着他这个表情,云碧露有一种特别想哭的冲动。

  她看着皇逸泽眼神中的痛楚,在看他闭上了眼睛,她突然间心中有一股被撕扯般的心疼感。

  云碧露紧紧抓着皇逸泽的手臂道:“皇逸泽,你刚刚听到我的话了吗?别想其他的,你有我,你还有我。”

  皇逸泽被这句话拉回了现实,邪魅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,继而平和下来,变的有些清明,他点了点头,道:“恩,我有你,有我的丫头。”

  云碧露用手轻抚皇逸泽的眼眸,道:“我不喜欢你刚刚的眼神。”

  皇逸泽心中一动,对上云碧露眼中那心疼的光芒,悠然一笑道:“恩,你陪着我,就不会。”

  云碧露故意哼了一声道:“每次都有条件。”

  “碧露,我所剩的不多,唯有你而已。”

  听着这句略带沧桑的话,云碧露眼圈一下子就红了,眼睛也湿润了,“干嘛这么煽情。”

  皇逸泽淡淡笑了笑,“煽情能让你心甘情愿的一直留在我身边,嫁给我,也是不错的。”

  云碧露负气的抓住皇逸泽的手放在嘴里使劲一咬。

  皇逸泽一动不动的任由她咬,他知道,自己刚刚故意外露的那些情绪,牵动了她的心弦,让她心疼不舍了。

  其实若是皇逸泽愿意,这些情绪完全可以收敛起来,让云碧露发现不了,但是他偏偏露出来,让云碧露发现,自然有他的用意。

  而云碧露明明知道,她的皇逸泽很腹黑,比狐狸还狐狸,可就是忍不住心疼了,因为她知道,他以前经历的那些都是真实的,只不过她不了解,没触碰到罢了。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手上的牙印道:“疼吗?”

  皇逸泽摇了摇头,“这点疼真是跟没有一样。”

  云碧露想到了,皇逸泽身上的那几处伤疤,心一下子就跟着揪了起来,连带着她的表情也很阴郁。

  “皇逸泽,我嫁给你,我们不分开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