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“我知道碧露那会只是想变强,她知道只有变强才能保护好自己,不让别人担心。”

  “后来我跟我说了在你那的一部分事情,其实她受了很多委屈,首先为你去了你的家族,你家人无论怎么对她,她都能忍受,但是你的冷漠和质疑,甚至是对她的忽视和不理解,是最让她寒心的。”

  皇逸泽暗暗捂着心口,那里如被锤头击中一样,颤的厉害,而且心口处仿佛被刀一片片的割,疼的厉害。

  但他一直忍着自己的情绪,哪怕听了心里难受,他也要了解。

  他要时时刻刻的告诉自己,这些都是他造成的,警醒他,一定要好好珍惜。

  因为下一次,他未必就能得到碧露的原谅。

  “师父,之前是我错了,以后再不会这样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以后若那样,我和她师娘会带碧露离开,你会找不到的,若不是她还要回学校继续上学,你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的。”

  谷正寻并不知道自己还有儿子,所以他是将碧露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。

  而且这句话他说的很认真很严肃。

  皇逸泽也知道师父说的是事实,若是去年碧露就毕业了,她要是成心避开他,他是见不到她的。

  哪怕他动用武力,只会逼的她越走越远。

  皇逸泽明白,如今的碧露,再也不是昔日能比的,若不珍惜,他会失去,所以他告诉自己,一定一定要对碧露很好。

  “碧露那丫头是在乎你的,我都能看在眼里,她是个什么心事都藏在心里的人,不会跟你说,是怕影响你的心情,但不代表她就无坚不摧。”

  白晴晴也语重心长的道:“皇逸泽,你不了解女人,再坚强的人内心也是脆弱的,如同花朵一样,需要你用心的去照顾,才不会枯萎,才会开出最明艳的花来。”

  “谢谢师父师娘,我知道。”

  ……

  在三人继续说着话的期间,左一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,一把将门打开。

  虽然看似没礼貌,但是他太着急了,“少主少主,不好了……”

  皇逸泽眉心拧着,“什么事?”

  左一喘息了下道:“是……是云主子见了老爷,就在市东头别墅外,现在情况属下并不知道。”

  左一刚说完,皇逸泽便霍然一下子从桌子上站起来,因为用力过猛,桌子上的茶杯也跟着倒了,洒了他一手的茶水。

  那茶水刚倒不久,还有些烫,皇逸泽手都烫疼了,他恍若无所知,只是盯着左一,目光冰寒的道:“说的是真的?”

  “少主,属下不敢欺骗您!”

  左一因为跑的太急,此时都还有些喘不过气来,脸上涨的通红。

  皇逸泽的心跳开始猛烈起来,他实在是担心,主要是担心碧露受委屈,担心太多太多了……

  谷正寻和白晴晴的脸色也不好。

  谷正寻问道:“碧露那丫头见你父亲?”

  皇逸泽的脸色有些僵硬,放在身侧的双手也跟着握紧,“对不起,师父,这件事是我的疏忽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