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迷糊了一会,云碧露便喜欢了口中那种香甜如酒的醉人芬芳,开始用舌头回应,如一个爱玩的孩子,怎么都探索不够,似乎想要深入的更多,吸的蜜汁更多一样

  在两人醇厚的呼吸间,云碧露的身子也跟着轻颤,若不是皇逸泽扶着她的腰间,她很可能身体轻软的滑在地面

  不知何时,两人倒在了床上,皇逸泽的一只手忍不住放在了绵软之上

  云碧露一个激灵的推开皇逸泽,开始大口的呼吸,身体还跟电流一样不断的颤着

  皇逸泽揉了揉眉心,刚刚是他情难自禁了,这丫头对自己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他的想象,绝不是一开始那样的了,引以为傲的自制力,在遇到她的时候,也是消散了一半

  为黑龙党的少主,在克制隐忍上面,那是有专门的训练,就算是用迷药,都不会让他失去理智,但是再看云碧露,看到她唇瓣被自己怜爱的微肿,带着不可察觉的诱人气息,皇逸泽只能别开目光,这丫头简直就是降他的

  看着云碧露身体还处于电流激动中,皇逸泽缓缓坐下,将云碧露揽在怀里,轻声道:“我不乱动”

  云碧露才不挣扎,安静的靠在皇逸泽的怀里,平复呼吸

  皇逸泽轻柔的拍着云碧露的后背,清幽的道:“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”

  云碧露有些误会,以为他说的是某处,立马挺直身子,“谁说了,那些大的都是垫,我这是纯自然”

  皇逸泽拍着她后背的手一顿,微怔了一下,眼底掠过一丝异光,后,他恍然反应过来,这丫头误解他的话了

  “又着急了,我说的是年龄”

  云碧露微微嘟嘴,郁闷道:“我又不可能一下子从二十变成二十五”

  皇逸泽摸着她的头,淡笑不语,眼中闪着似笑非笑的光芒,低头在她头上印下一个吻,刚要起身,看到床头那挂着一个红色东西,皇逸泽眸光一幽,道:“云碧露,别告诉我,这个你也这样挂着”

  云碧露眼眸微微睁大,有些疑惑,顺着皇逸泽精致如的手看过去时,她大叫一声,就要站起来,却一下子撞了头,“哎吆,哎吆……疼死我了”

  皇逸泽赶忙从床上起身,拉住云碧露,看着她的头,没有起泡,这才松了口气,“这么不心,什么事这么激动”

  云碧露用眼神控斥皇逸泽,“还不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,我才不会这样”

  皇逸泽眉心跳了下,点头道:“恩,因为我”说着,给她将头摸了摸,问道:“好点了吗?”

  “刚刚很疼,现在好多了”

  “等回别墅的时候,用冰块给你敷一敷”

  “奥!”这时候云碧露才反应过来,刚刚她挂在那的是胸罩,赶忙一下子拿过来,条件反射的要往被子里掖

  皇逸泽看着都觉得牙疼,“云碧露!”

  “到!”

  “你就不能好好收拾自己和你的床,虽然是宿舍,这也是你住的地方,要是你不会收拾,以后每个周我给你请钟点工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