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“啊……”

  云碧雪掉下去的时候,很想哭,想她学了那么多技能,没想到最后会因为大意,被蛇惊掉下去。

  白子寻一直在坐着想事情,并没去看对面的情况。

  因为对他来说,也就是没几步远,摘几个红果子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

  可是当他听到啊的一声叫,霍然一抬头,就见云碧雪从几米高的地方,掉了下去。

  白子寻脸色大变,瞳孔紧缩,这一瞬间,都能感觉心脏都停止了跳动,瞬间一下子从地面上站起,朝那边跑过去。

  但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云碧雪就这样直愣愣的掉下去,还好是草地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  但即使这样,也让白子寻感觉得到自己心跳都停滞了。

  他跑过去,看到已经晕过去的云碧雪,焦急的掐她人中,似乎不太管用。

  白子寻努力保持冷静,他是医者,自然能知道人的基本状况如何。

  他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发现没什么问题,只不过是人晕过去罢了。

  他看着旁边不远处掉下来的一条花斑蛇,他眼底掠过一丝暗光,上前迅速的捏住蛇的七寸,直街将蛇狠狠一甩,然后朝着墙壁再摔了过去。

  因为云碧雪掉落下来,他心中也有怒火,猜到云碧雪可能是因为收到惊吓,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蛇身上自然是将蛇摔的很碎,都成浆糊了。

  而云碧雪昏睡中时,其实她身体没什么异样,只不过她再次陷入了梦魇中而已。

  这一次,云碧雪梦到的还是曾经梦境中那个白衣男子,此时的他站在一处山下,看着水流和瀑布,似有忧愁。

  不一会,他便对着水流舞剑,一招一式都那么的唯美,却透着一股凌厉感。

  明明像是温润公子,但是舞剑的时候,却带着肃杀之气。

  就连周围的水流都因为剑气而破碎成一片片小水珠。

  云碧雪感觉出,白衣男子似乎并不像是练剑,而是在发泄着什么,似有悲伤和无奈。

  云碧雪脑海其事有些混沌,而且梦境,终究思维不清楚。

  她对着白衣男子大喊:“你是谢玉倾吗?你是他吗?”

  可是无论云碧雪怎么大喊,白衣男子就是没反应。

  云碧雪很着急,明明她就在旁边,为何,他听不到她的声音呢?

  此时的云碧雪,并不知道她在梦境中,现实和梦境几乎是有血混淆了。

  云碧雪也只能看到白衣男子的背影,无论她多么努力,就是看不到白衣男子的正面,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。

  但是光看气质和身形,她就觉得白衣男子应该很好看,芝兰玉树,倾城如玉,应该莫过如此了吧!

  那男子舞着剑的时候,突然一个回转,朝着石上划动,凌厉的招式在石头上也不知道刻着什么。

  云碧雪很想看看,当她视线对过去的时候,她竟然发现,好像是她念过的那句话,“浮生若梦,独为一人,倾我之力,倾城一世。”

  看过后,云碧雪惊的都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了,为何梦境和现实在交织?

  那她到底在哪里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