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云碧雪也赞同:“嗯,你说的对。”

  云碧雪接着问陶老伯,“老伯,既然司无影这种性子,以前黎伯父在的时候,为何就没发现呢,为何还要将鬼谷交到他手里?”

  陶老伯叹了口气,“不瞒你说呀!其实以前,司无影和我们谷主也是师兄弟的关系,他们两人感情也特别的好,就跟亲兄弟一样,那时候还有玉姑娘,那时候真好呀!可是后来都变了,再也不是从前了。”

  云碧雪听到这里,心神狠狠的一震,她一下子就要站起来,奈何太过激动,也要说话,口水直接呛着自己了。

  白子寻赶快按住云碧雪的肩膀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将旁边已经倒好的温水递了过去,“慢点,喝点水再说话。”

  白子寻是知道云碧雪为何震惊,其实那一瞬间,连他也惊异不已。

  玉姓,那不就是云碧雪母亲的姓吗?

  之前急着赶路,他们也没问云碧雪的母亲和黎伯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,是如何认识的。

  毕竟问这么多,有些咄咄逼人,只要黎伯父能帮云碧雪找到母亲,那些过程并不重要。

  如今想来,还是多了解,才能有针对性的去做事情。

  因为不了解,跟抹黑一样,黎伯父离开了,他们就没有头绪了。

  还好有陶老伯,看样子他知道很多事情,他们是可以问的。

  陶老伯看着白子寻那么细心的照顾云碧雪,感慨道:“姑娘,你丈夫对你这么好,让我就想起了,二十多年前的事情,那时候我们谷主对玉姑娘,也是这么好,甚至可能比这个都好。”

  云碧雪一直看着陶老伯,仔细的听着,双手拿着水杯,也忘了喝。

  她不想错过跟母亲有关的任何消息,她记得很清楚,母亲是嫁给了父亲,而且和父亲很恩爱。

  小时候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,长大了去回忆去回味,才明白那是父母感情好的缘故。

  记得,父亲会让她自己好好吃饭,他却给母亲布菜夹菜。

  记得,父亲让她不准挑食,但是母亲不爱吃的东西,父亲就从来不做,出去的时候,吃饭,若有葱,父亲就会耐心的挑出来,自己吃。

  父亲让她学着自己剥虾,挑鱼刺,说让她要独立,要会照顾自己,可他却常年耐心的给母亲剥虾,挑刺。

  其实父母对自己也很好,只不过是为了养成自己良好的习惯,但是父亲对母亲极为娇惯,真的就是那种特别疼惜的感觉。

  如今回忆起来,她心里还会升起一股温馨的感觉。

  父母恩爱无比,无论去哪,都是作伴,一开始母亲上班,父亲再忙再累都是开车来回接。

  因为母亲身世不明,跟孤儿一样,那时候在云家,还受沈老太的挑刺苛刻。

  母亲不想让父亲担心,便一直忍下,不说。

  是她那时候,生气,跟父亲告状,父亲才知道,那一日,她记得,是爷爷的生日宴会,但是父亲却大发雷霆,一度要脱离家族,要带着母亲离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