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梨千幽认真道: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看先祖手札。”

  司无影犹豫了下,仔细审视梨千幽的表情,确定没什么问题,熟知他的性子,知道这一次,梨千幽不像是说假的。

  “我去看手札,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你但凡对玉琴还留有一丝情意,就不该耍花招。”

  说着,司无影然后将梨千幽锁在画室里,他自己去翻看手札。

  司无影从来不会去翻看鬼谷的历史看,对他来说,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,和现在没关系。

  当然他曾经也知道,没有梨千幽,他根本就调动不了暗兵,找其他方法也没用,所以他也懒得翻这些东西看。

  这还是司无影第一次去翻看。

  梨千幽被锁在画室中,看着熟悉的一切,满目都是伤痛,似乎有一只手在他的心口一直的撕拉撕扯一样。

  他会有一种和时空隔绝,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,因为他站在这里,会恍惚的以为看到了玉琴。

  每一幅画,都带着所有的回忆。

  绘画,是他教给玉琴的,后来她最擅长画人物画,画的第一张就是他,惟妙惟肖,连神色都那么的逼真,比照片拍出来的效果好太多。

  其实他明白,是因为用了情,所以画出来的人物会比照片更好看。

  在司无影翻看先祖手札的时候,就有人汇报,说是鬼谷现在各地都在散步,说是谷主回来了。

  司无影挑了挑眉心,“奥?这是要联盟造反?”

  他听到这个消息,似乎根本不怎么在意的。

  “主子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司无影凝着脸色,想了想道:“将散步这种话的人抓起来,杀一儆百,自然不会有人继续传播了。”

  自从玉琴离开,司无影的心也跟着狠了起来,杀人也可以不眨眼。

  以前玉琴善良,连一个蚂蚁都舍不得踩,他也跟着玉琴变“善良”。

  如今没有玉琴,用善良有什么用!

  在司无影和梨千幽对峙的时候,谢黎墨等待的二十架大炮也到了八架,剩下的还在路上。

  谢黎墨已经等不及了。

  多等一份一秒,对他来说都是煎熬,他迫切的要知道云碧雪的消息,迫切的要知道她现在好不好,迫切的要见到她……

  他对着下属们道:“开炮!连续开炮,我不说停,就别停!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轰轰……轰轰……”

  八架大炮朝着空中连续开炮,声音震耳欲聋,简直是惊住了所有人。

  鬼谷之中的百姓们,听到这个声音,感觉地都在震动一样,这是大炮的声音,他们没有听错。

  难道说要开战什么的?

  一声声轰鸣之声,仿佛打在大家的心口上,让人脚底发寒,这是对强大军事力量的一种本能的敬畏

  “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?”

  “我怎么感觉就在耳边?”

  “谁敢对我们鬼谷开火?”

  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到底怎么回事?有没有人管?”

  “你们说那大炮会不会朝我们开?”

  “怕什么,谁敢对鬼谷下手?”

  ……

  一声声的响,自然也惊动了司无影和梨千幽。

  云碧雪和白子寻也听到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