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当翻开鬼谷先祖手札时,云碧雪看到了最前面的一句话,“浮生若梦,独为一人,倾我之力,倾城天下。”

  云碧雪手一抖,这不就是她梦中的那句话,还有在鬼谷石壁上也有。

  难道一切都是真的?

  云碧雪的心跟着起伏不定,脸色也有些发白。

  谢黎墨担心的走到她身边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黎墨,你看这句话?”

  谢黎墨将手札拿起来,看了看这句话,然后念了下,再看下面的字迹,他脸色微变,“这是先祖的手札。”

  “先祖?”

  “你看这下面最后是一个倾字,还有手札中的字迹,全部是谢氏先祖写的,我一直在找先祖的其他手札,果然在鬼谷里。”

  云碧雪看了眼谢黎墨,问道:“你难道不觉得这句话有点不一样吗?”

  “还记得我说过吗?先祖曾经爱过一个女子,受过情伤。”

  云碧雪想到梦境中自己看到的,道:“先祖所爱的女子是颜姬,当年的颜姬叫颜霜华,对吗?”

  谢黎墨眉心一动,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,眼中有幽光闪烁。

  云碧雪急切的道:“我说的是对的是吗?当初谢氏先祖是为了颜族,甚至说是为了颜霜华,才反了一个朝廷,对吗?”

  谢黎墨叹了口气道:“你先别急,慢慢看,在谢氏总部,也只有先祖散落的一部分手札,所以了解的不是全面,至于先祖爱的人到底是谁,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云碧雪心跟着紧张起来,“难道他还有别的女人?”

  谢黎墨脸色不太好,心仿佛也跟着纠了起来,他担心的是,若是有前世今生的话,那他若是先祖谢玉倾,若真的有别的女人该如何?

  他是否有对不起阿雪过?

  一这样想,谢黎墨自己就受不了这样的猜测和可能,他无法想象,自己生命中有别的女人会是怎样?如果伤了云碧雪,那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  他不会允许任何女人接近自己,但是这是现在,他无法保证先祖也是这样的。

  云碧雪看着沉默的谢黎墨,抓住他的衣袖,“黎墨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“阿雪,先祖的事情,我知道的也并不全,所以你别担心,也别着急,我们慢慢看,总会发现问题的。”

  云碧雪张了张嘴,她刚刚有些失控,是有些失控了。

  “黎墨,我想赶快解除心中的疑惑,因为我来鬼谷的时候,昏过去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谢玉倾和梅子玑。”

  谢黎墨听着,绝艳的眼眸微闪,抓住云碧雪的手道:“阿雪,鬼谷先祖确实就叫梅子玑,他是鬼谷先祖,其实本是天玑家族,奈何当初整个家族被灭门,他一个人躲过一切,改名换姓,本姓玑,后改为梅。”

  云碧雪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  “那作为鬼谷传人,为何梨伯父不姓梅?”

  谢黎墨哑然一笑,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道:“之所以是鬼谷传人,就是因为每一代的鬼谷谷主,其实都是一代代教导徒弟传下来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