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夜君清等了一天,都没等到他想要的消息,所以心情本就烦躁,看了乔木婉,脾气能好才怪。

  他现在的心态就是,不由自主的从谢黎珍的角度去考虑事情。

  本就因为下属的汇报而怒火中烧,乔木婉还主动出现在他视线里,所以就是撞枪口了。

  乔木婉不死心,犹豫了一下,壮着胆子道:“夜先生,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  说着,还往夜君清身边靠。

  实在是此时带着忧伤凄冷气息的夜君清,有着魅人心魄的吸引力。

  乔木婉舔了舔嘴角,全身心都叫嚣着想靠近夜君清。

  夜君清想到谢黎珍,再看此时的乔木婉,嘴角勾起冷笑的弧度,一伸手就提起了乔木婉的衣领,“乔木婉,我说让你马上离开,你没听到?”

  夜君清的声音冰寒无比,仿佛从极地冰川散发出来的,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有些不寒而栗。

  乔木婉心底都冒出了一股寒气,直冲头顶。

  此时的夜君清气势太强,让乔木婉从心底生出惧怕之意,但是她更多的是不甘心。

  她乔木婉是楚菲儿的时候,在学校就利用了很多男生,动动手段,连安夜轩都能舍去心爱的人为她所动,只相信她的话。

  不知为何,这一切在夜君清眼里根本不管用。

  乔木婉曾经以为,夜君清被自己迷惑,到头来发现,根本就不是这样。

  乔木婉很能作,但是在夜君清眼里,其实也跟跳梁小丑差不多。

  夜家是什么样的家族,女人的勾心斗角多了去了,夜君清从小就看的很透彻。

  那时候他的母亲就被各种迫害,他年纪小,只能看,却什么都不能做。

  后来他的母亲疯癫以至于被害死,他都无能为力,所以他痛恨有心机心思歹毒的女人。

  谢黎珍最早能在夜君清手里被好好对待,也跟她纯真的性格有关,但凡谢黎珍动点歪心思,夜君清就不会那样对她好。

  乔木婉虽然不甘,但当对上夜君清充满杀意的眼眸时,差点一个哆嗦跪倒在地上,她打了个激灵,连忙道:“夜先生,我马上离开,马上!”

  她相信,只要再待一会,夜先生会毫不犹豫的对她下杀手。

  以前之所以有恃无恐,是因为乔木婉聪明的知道自己对夜先生的重要性。

  之前夜先生都会费劲心思救她,有时候也会很温柔宠溺的对待她,让她都产生了幻觉,因为自己很不一样,原来他想杀一样可以杀的。

  乔木婉几乎有些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套房。

  她离开了酒店,心中特别的烦闷,再也无需掩饰脸上的表情,眼中闪着阴翳的光芒。

  她总要找个人出出气,发泄一下的。

  乔木婉眼中闪着如毒蛇般阴毒的光芒,如同在暗夜中吐着蛇信子一样。

  苗子芙一直在f国查找乔木婉,也是因为云碧露毕业答辩,才来的e国,在e国的期间,她也会经常在街道上走走。

  这一天中午,她刚吃完午饭,要回住处的时候,就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