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神色淡淡,看着梨千幽手里拿的东西,眸光微闪。

  他知道梨千幽应该是找到一些东西了。

  谢黎墨刚转头看云碧雪,发现她跟个鸵鸟一样,低着头,脸还有些微红。

  谢黎墨哑然笑了笑,他的阿雪呀!

 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动作非常的温柔,让云碧雪都能感觉到他在安抚她的情绪,让她心里暖暖的。

  梨千幽看着两个年轻人感情这么好,也是欣慰的。

  当年他没好好珍惜玉琴,如今看到玉琴的女儿能获得美好的爱情,他真心的高兴,似乎这样,总能弥补他心中的那份遗憾。

  云碧雪沉淀了下情绪,抬头看着梨千幽手里的东西,道:“梨伯父,这是什么?”

  梨千幽将手中提的东西放在桌子上,“这是两幅图,一个是鬼谷先祖的图像,另一张是当年夏夜国的国家板块地图。”

  云碧雪激动的站起来,凑上前就去看,拿的第一张图就是鬼谷先祖的。

  当打开画像后,看到画中的人,高冷清俊,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冷艳之气,一个男子能将杀气融合在自己的容貌中,也是极为难得,就是第一眼让人惊艳,第二眼会让人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。

  尤其他的眼神中,看似有杀气,仔细看,也是有那么一分柔情的。

  “这是先祖年轻时的画像,就这一张,我好不容易找出来的。”

  云碧雪一直专注的看着画像,黑衣劲装的梅子玑,跟她曾经梦中的影像是那么那么的像。

  虽然梦中没看清人长什么样子,但是她敢肯定,光这身形就很像。

  云碧雪心中越来越惊,她越来越感觉到,梦境似乎不是梦境,也许是真的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这个样子,内心泛起一股醋味。

  他内心有些无奈,笑了笑,哪怕平日和云碧雪的感情再好,看到她盯着别的男人画像看,还是很不舒服的。

  虽然这个画像是千年前的人,但是也让他心里很不舒服。

  谢黎墨又不能在梨千幽面前失态,只能咳嗽了一声,试图引起云碧雪的注意力。

  奈何,云碧雪的注意力完全被画像给吸引住了,压根不知道谢黎墨的心思。

  谢黎墨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对梨千幽道:“梨伯父,鬼谷之中祠堂,难道不挂图像?”

  梨千幽摇了摇头,“嗯,鬼谷先祖没留下这个规矩,连排位都没有,只是每年烧一些纸罢了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对话,转头道:“梨伯父,那这幅画像是哪里来的?”

  梨千幽沉默了下,看着云碧雪和谢黎墨认真的神情,道:“是从先祖的地下宫殿,棺木中所取。”

  云碧雪听到这句话,惊的全身哆嗦了一下,她瞪大眼睛看着梨千幽,不得不佩服这位梨伯父,真的是很强。

  怪不得梨伯父去了这么久,原来是去了那样的地方。

  云碧雪咽了咽口水,看着梨伯父淡定的神色,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,她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只能暗自在心里觉得,梨伯父真的很强悍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